黃鈺涵 說: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1 (3分鐘前)
Vicky.. 說:gogogoggo (11分鐘前)
春麵 說:++++++++++++++++++ (20分鐘前)
吳馨 說:加油,要上要上要考上~~ (27分鐘前)
Vicky.. 說:gogogogoggogo (35分鐘前)
吳亦舜 說:恭喜吳亦舜晉級國一上 升級時間:2014/04/24 08時00分04秒 下個等級:國一下 距離晉級:尚差1056經驗值 (39分鐘前)
江佩穎 說:持續的努力!!!!哪裡跌倒哪裡站起來!!!! (40分鐘前)
孫小小 說:.......... (42分鐘前)
Aaron 說:我要考上特考!大家一起加油!! (49分鐘前)
孫小小 說:........... (52分鐘前)
易雲 說:123 (1小時前)
vichi.. 說:GO GO GO!!! (7小時前)
lynnl.. 說:人生不能一直NG阿~~~~~ (7小時前)

【新功能】讀書會功能!

關於阿摩
40萬題免費題庫,最詳盡的詳解,是您考試的必備利器!

錯在阿摩,贏在考場!

2010/1/1至今感謝 1600 萬人次蒞臨
錯在阿摩,贏在考場!

警察&鐵路&交通►國文題庫

上一題
下ㄧ題
16洛夫〈煙之外〉:「潮來潮去/左邊的鞋印才下午/右邊的鞋印已黃昏」,請依詩意選出最相關的詩句:
(A) 落葉不更息,斷蓬無復歸
(B) 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C) 請君試問東流水,別意與之誰短長
(D)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答案:D
難度:簡單
考用筆記:沒有考用筆記,新增
最佳解!

Chun Jen Wang 高二上 (2012/06/21 23:36):
(D){李白(將進酒)}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 翻譯:你..

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2F
裝隻隻 國三下 (2012/07/19 16:09):

A落葉送陳羽(韓愈 唐詩)

B感嘆自己家貧,既無法穿金戴銀,也沒能力準備嫁妝,只能年年作刺繡,替別人縫製出嫁的衣裳。

C請你們問問那東流的江水啊!離別的愁緒和它相比,那個短,那個長呢?

3F
Liny Tw 高二上 (2012/10/07 09:59):
請問A主要的意思為何呢?
4F
王晶瑩 國一下 (2012/11/10 13:29):
潮來潮去/左邊的鞋印才下午/右邊的鞋印已黃昏~時間誇飾!
朝如青絲暮成雪也是時間誇飾!
5F
Liny Tw 高二上 (2012/11/11 10:03):
落葉不更息,斷蓬無復歸。飄飖終自異,邂逅暫相依。
悄悄深夜語,悠悠寒月輝。誰雲少年別,流淚各沾衣。

請問誰有翻譯~~感謝~~
6F
謝孟臻 高三下 (2013/01/08 23:05):

秦韜玉《貧女》

  蓬門未識綺羅香,擬託良媒益自傷。誰愛風流高格調,共時世梳妝。敢將十指誇鍼巧,不把雙眉鬥畫長。苦恨年年壓金線,為他人作嫁衣裳。

 

評析錄自《唐詩三百首譯評析》

【譯文】我是個生長在蓬門蓽戶中的窮家女孩,從未穿過綾羅綢緞的華服麗。想要媒嫁人也是徒勞,只能背地裡暗自心傷。全社會的人都追求富貴新潮,有誰能憐愛自己這樣格調高雅的儉樸梳妝?我敢自信地說,我有一手好針線活,十指非常靈巧,從不濃妝豔抹靠化妝來博得人們的欣賞。但我卻年大不嫁,心中非常惱恨懊喪。雖然年年手壓金線刺繡,卻只是為他人縫製出嫁的衣裳。

【注釋】〔蓬門〕是蓬門中人的略語。以柴木為門,指貧窮人家。〔綺羅香〕指富貴女子的衣飾。〔擬〕打算,想要。〔風流〕舉止瀟灑。〔高格調〕氣度胸襟超群。〔儉梳妝〕儉樸的梳妝。〔壓金線〕用金線繡花,是刺繡的一種。

【評析】這是一首比興意義明顯,頗為後人傳誦的詩。全篇以一個末嫁貧女的獨白,表現寒士懷才不遇,寄人籬下的悵恨。封建社會中,重出身門第而不重實際才能,許多懷抱利器者因無權勢者引薦難以登第,更難得要職而一展懷抱,只能忍氣吞聲跡下。每朝代的末世尤其如此。秦韜玉生活在晚唐,科場黑暗,官場腐敗,故有此深

  首聯以自述口吻述說自己的身世。「蓬門」點明身分,扣緊題目的「貧女」,次句的「自傷」為全篇意脈的筋骨。頷聯緊承「自傷」寫來,側重於客觀方面。「誰」字直貫兩句,表現清高自持的品格為急功近利的社會習尚所不容的可悲。頸聯側重於主觀方面,表現貧女的自負。「不把雙眉鬥畫長」,不只是說自己不迎合流俗以豔妝取眉於人,更深層的意義是說自己天生麗質,雙眉本來就非常美,不用化妝便可貌蓋群女。是極為自負的語氣,須仔細品味。尾聯結題,扣緊「自傷」二字,貧女雖貌美節高,卻依然無法實現自已的人生價值,還是嫁不出去,只能年年為他人作嫁衣。「苦恨」二字語極沉痛兩句詩有廣泛深刻的內涵,濃厚的生活哲理,使全詩的意義得到昇華,具有更深廣的社會意義。

  本詩的比興意義很明顯,寫得很巧妙。擬託良媒寄託著貧士無人薦引的苦悶哀怨;「誰愛風流」兩句是對整個社會重門第輕人品的譴責和抗議;「敢將十指」兩句隱寓著寒士秀外慧中,超凡脫俗的孤高情懷;「為他人作嫁衣裳」則是久被壓抑的封建文士的靈魂的吶喊和呼號,是飽含著血與淚的抗爭與控訴。誠如俞陛雲所說:「此篇語語皆貧女自傷,而實為貧士不遇者寫牢愁抑塞之懷。」(《詩境淺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