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職◆刑法題庫

【非選題】
甲與乙因同時迷戀某理療院 A 女而結怨,某日,甲信步前往該理療院,見乙已在內消費,A 女正為乙服務,狀甚親密。甲頓時妒火中燒,乃基於普通傷害之犯意,隨手取來櫃台上鈍器一只,以之丟擲乙,惟乙閃避得宜,毫髮未傷,而A女則因不知閃躲,鈍器反而擊中A女頭部致腦震盪之重傷。試問:甲之行為應如何論罪?
編輯私有筆記及自訂標籤
13F
陳冠宏 高二下 (2016/04/16 11:20)
本題案例甲之行為應處重傷罪亦或過失致重傷罪,應討論者為甲之打擊錯誤之刑責認定,茲分別說明如後: (一)甲持鈍器擲乙而誤中A,致A重傷之行為: 1.打擊錯誤之定義,係指行為人對行為客題雖未誤認,但實施侵害所引起之結果,卻發生於意外之客體。例如丙開槍殺丁,卻誤中B而致B死亡。依上揭概念,甲持鈍器擲乙,但實際上卻中A,而使A重傷,甲之行為符合打擊錯誤。 2.打擊錯誤之刑責認定,我國對打擊錯誤才取具體符合說,認為行為人所認識之事實須與現實所發生之事實具體符合時,始認為故意既遂,否則阻卻故意。例如,丙欲開槍殺丁,卻誤中B而致B死亡,丙殺丁未遂應成立殺人未遂,誤殺B應屬過失致死,依刑法第55條想像競合從一重處斷,丙應論殺人未遂罪。 (二)甲之行為應論處重傷或過失致重傷罪: 1.依刑法第278條之規定,使人致重傷者,為重傷罪。及其第三項之規定,前項未遂犯罰之。 2.依刑法第284條之規定,因過失傷人者,為過失傷害。其第二項之規定,致重傷者,為過失致重傷罪。 3.綜上所述,本題案例甲之行為,對乙以傷害之犯意,企圖傷害乙而未遂,因刑法不處罰傷害之未遂,此行為不罰。甲對A之誤傷依前揭打擊錯誤之概念,甲欲傷乙,卻誤傷A以具體符合說論斷,甲並無傷害A之意圖,應阻卻故意,論過失。因此甲應處過失重傷罪。
14F
荷子 國三上 (2016/06/02 17:32)

(一)甲丟擲鈍器擊中A女頭部之腦政盪之重傷可能構成傷害致重傷罪:

1.客觀上,某甲丟擲鈍器屬製造危險之行為,最終亦造成A女生理機能之嚴重妨害,其間不可想像其不存在之條件關係,且被鈍物擊中並非不可想像,並非屬反常因果流程,且丟擲鈍物之危險持續至最終結果,行為結果間仍具相當因果關係(76年台上字第192號判例)

2.主觀上,A女受傷並非某甲所認知,又屬結果發生與犯罪人想像不一致之情形,此題因由於乙之閃避,應為偏離與失誤,故為打擊錯誤,學界多採具體符合說。

3.某甲主觀上認知乙之受傷,與客觀上A女之受傷並未具體一致,故依具體符合說,某甲不具故意,僅可討論過失。

4.甲丟擲鈍器雖非故意砸重A女之頭部,但有預見之可能,而此犯罪尚非超越一般人想像之偏離或失誤,故為有認識之過失。

5.甲違法有責,成立傷害致重傷罪。

()甲雖故意丟擲鈍物欲傷害乙,卻因乙之躲避未有傷害之結果,然傷害罪未有處罰未遂之規定,故甲無罪。

15F
連軒邦 國一上 (2017/04/04 20:54)
(一) 甲可能成立刑法第277條第1項普通傷害罪及刑法第13條第1項直接故意。 不法之構成要件 客觀上,甲因為頓時情緒激動,而持鈍器丟向乙之方向,不慎沒有擊中,甲攻擊乙之行為,具有因果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