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佩玲>试卷(2011/01/10)

初等/五等/佐級◆國文題庫 下載題庫

90 年 - 90~93年 初等考試[一般行政][國文]#4075 

选择:30题,非选:0题
立即測驗 
我要補題 回報試卷錯誤 試卷下載
1.世皆稱孟嘗君能得士,士以故歸之,而卒賴其力以脫於虎豹之秦。嗟乎!孟嘗君特雞鳴狗盜之雄耳,豈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齊之強,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雞鳴狗盜之力哉?夫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王安石.讀孟嘗君傳》 「而卒賴其力」的「卒」字義為?
(A)倉促
(B)兵卒
(C)終於
(D)終天
2.世皆稱孟嘗君能得士,士以故歸之,而卒賴其力以脫於虎豹之秦。嗟乎!孟嘗君特雞鳴狗盜之雄耳,豈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齊之強,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雞鳴狗盜之力哉?夫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王安石.讀孟嘗君傳》 「孟嘗君特雞鳴狗盜之雄耳」的「特」字意為?
(A)特選
(B)特質
(C)不過
(D)不是
3.世皆稱孟嘗君能得士,士以故歸之,而卒賴其力以脫於虎豹之秦。嗟乎!孟嘗君特雞鳴狗盜之雄耳,豈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齊之強,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雞鳴狗盜之力哉?夫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王安石.讀孟嘗君傳》 「擅齊之強」的「擅」字意為?
(A)擁有
(B)擁護
(C)專權
(D)專利
4.世皆稱孟嘗君能得士,士以故歸之,而卒賴其力以脫於虎豹之秦。嗟乎!孟嘗君特雞鳴狗盜之雄耳,豈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齊之強,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雞鳴狗盜之力哉?夫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王安石.讀孟嘗君傳》 「宜可以南面而制秦」的「制」字意為?
(A)管制
(B)限制
(C)佩服
(D)征服
5.世皆稱孟嘗君能得士,士以故歸之,而卒賴其力以脫於虎豹之秦。嗟乎!孟嘗君特雞鳴狗盜之雄耳,豈足以言得士?不然,擅齊之強,得一士焉,宜可以南面而制秦,尚何取雞鳴狗盜之力哉?夫雞鳴狗盜之出其門,此士之所以不至也。《王安石.讀孟嘗君傳》 「夫雞鳴狗盜之出其門」的「夫」字意為?
(A)名詞
(B)代名詞
(C)形容詞
(D)發語詞
6.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林覺民.與妻訣別書》 「眷屬」意為:
(A)指朋友
(B)指夫妻
(C)指親戚
(D) 指兄弟姐妹
7.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林覺民.與妻訣別書》「遍地腥羶,滿街狼犬」是比喻:
(A)政治黑暗
(B)經濟蕭條
(C)司法不公
(D) 天災流行
8.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林覺民.與妻訣別書》「稱心快意」句中「稱心」意為:
(A)放心
(B)擔心
(C)恣意
(D)合意
9.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林覺民.與妻訣別書》「吾充吾愛汝之心」句中「充」字意為:
(A)充滿
(B)補充
(C)擴充
(D) 填充
10.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然遍地腥羶,滿街狼犬,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吾此心,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林覺民.與妻訣別書》「謀永福」之「永」字意為:
(A)大
(B)久
(C)重
(D) 厚
11.一、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淫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年與時馳,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復何及。《諸葛亮.誡子書》「非寧靜無以致遠」的「致遠」意為:
(A) 到達遠地
(B) 實現抱負
(C) 給予慰安
(D) 表達想法
12.一、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淫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年與時馳,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復何及。《諸葛亮.誡子書》「淫慢則不能勵精」的「淫慢」意為:
(A) 淫亂奢侈
(B) 過於緩慢
(C) 放縱怠慢
(D) 漫長等待
13.一、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淫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年與時馳,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復何及。《諸葛亮.誡子書》「險躁則不能治性」的「險躁」意為:
(A) 浮誇
(B) 危險
(C) 專制
(D) 風險
14.一、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淫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年與時馳,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復何及。《諸葛亮.誡子書》「意與日去」的「去」意為:
(A) 除去
(B) 來往
(C) 消磨
(D) 刪改
15.一、夫君子之行,靜以修身,儉以養德。非澹泊無以明志,非寧靜無以致遠。夫學須靜也,才須學也。非學無以廣才,非志無以成學。淫慢則不能勵精,險躁則不能治性。年與時馳,意與日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窮廬,將復何及。《諸葛亮.誡子書》「多不接世」的「接世」意為:
(A) 服務於社會
(B) 世代相連
(C) 接觸前人
(D) 連接時事
16.二、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歎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陶淵明.桃花源記》「阡陌交通」意為:
(A) 大路寬敞通達
(B) 田間道路交錯連通
(C) 羊腸小徑彎曲交會
(D) 家家戶戶來來往往
17.二、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歎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陶淵明.桃花源記》「黃髮垂髫」意為:
(A) 男人與女人
(B) 長髮垂肩
(C) 老人與小孩
(D) 少女與婦人
18.二、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歎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陶淵明.桃花源記》「便要還家」中的「要」意為:
(A) 要求
(B) 懇求
(C) 命令
(D) 邀請
19.二、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歎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陶淵明.桃花源記》「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中的「具言」意為:
(A) 具體的話
(B) 真實的話
(C) 詳詳細細地講
(D) 誇誇其談地講
20.二、初極狹,纔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髮垂髫,並怡然自樂。見漁人,乃大驚,問所從來,具答之。便要還家,設酒殺雞作食。村中聞有此人,咸來問訊。自云先世避秦時亂,率妻子邑人,來此絕境,不復出焉,遂與外人間隔。問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此人一一為具言所聞,皆歎惋。餘人各復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數日,辭去。此中人語云:「不足為外人道也。」《陶淵明.桃花源記》「不足為外人道也」中的「不足」意為:
(A) 不滿足
(B) 不足夠
(C) 不值得
(D) 不可能
21.一、 「哲學家皇帝」,不僅要受苦,還要有一種訓練,使他具有雄偉抱負與遠大的眼光;可惜這一點,美國教育是忽略了。忽略的程度令人可哀。  愛因斯坦說:「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這話並不是偶然而發的,多少專家都是人事不知的狗,這種現象是會窒死一個文化的。  民主,並不是「一群會投票的驢」;民主確實需要全國國民都有「哲學家皇帝」的訓練。在哲學家皇帝的訓練中,勤苦自立,體驗生活的那一部分,美國的教育與社會所賦與青年的,足夠了;而在人文的訓練,卻差得很多。《陳之藩‧哲學家皇帝》美國教育忽略何種訓練?
(A) 受苦的訓練
(B) 人文的訓練
(C) 養狗的訓練
(D) 養驢的訓練
22.一、 「哲學家皇帝」,不僅要受苦,還要有一種訓練,使他具有雄偉抱負與遠大的眼光;可惜這一點,美國教育是忽略了。忽略的程度令人可哀。  愛因斯坦說:「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這話並不是偶然而發的,多少專家都是人事不知的狗,這種現象是會窒死一個文化的。  民主,並不是「一群會投票的驢」;民主確實需要全國國民都有「哲學家皇帝」的訓練。在哲學家皇帝的訓練中,勤苦自立,體驗生活的那一部分,美國的教育與社會所賦與青年的,足夠了;而在人文的訓練,卻差得很多。《陳之藩‧哲學家皇帝》「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意謂:
(A)專家訓練他人,當比狗更容易
(B)專家如能接受訓練,必比狗更精明
(C)因為專精研究,所以如同訓練有素的狗
(D)只精一藝,而未具人文素養者,與狗無異
23.一、 「哲學家皇帝」,不僅要受苦,還要有一種訓練,使他具有雄偉抱負與遠大的眼光;可惜這一點,美國教育是忽略了。忽略的程度令人可哀。  愛因斯坦說:「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這話並不是偶然而發的,多少專家都是人事不知的狗,這種現象是會窒死一個文化的。  民主,並不是「一群會投票的驢」;民主確實需要全國國民都有「哲學家皇帝」的訓練。在哲學家皇帝的訓練中,勤苦自立,體驗生活的那一部分,美國的教育與社會所賦與青年的,足夠了;而在人文的訓練,卻差得很多。《陳之藩‧哲學家皇帝》「這種現象是會窒死一個文化的。」的「窒死」,可換為:
(A) 消滅
(B) 瓦解
(C) 崩潰
(D) 阻礙
24.一、 「哲學家皇帝」,不僅要受苦,還要有一種訓練,使他具有雄偉抱負與遠大的眼光;可惜這一點,美國教育是忽略了。忽略的程度令人可哀。  愛因斯坦說:「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這話並不是偶然而發的,多少專家都是人事不知的狗,這種現象是會窒死一個文化的。  民主,並不是「一群會投票的驢」;民主確實需要全國國民都有「哲學家皇帝」的訓練。在哲學家皇帝的訓練中,勤苦自立,體驗生活的那一部分,美國的教育與社會所賦與青年的,足夠了;而在人文的訓練,卻差得很多。《陳之藩‧哲學家皇帝》「民主,並不是『一群會投票的驢』」意謂:
(A) 民主投票必須具備人文素養,並非選舉投票而已
(B) 民主投票必須選賢與能,不可胡亂投票
(C) 民主必須激起共識,非只投票而已
(D) 民主的目的,並不是盲目的附從他人
25.一、 「哲學家皇帝」,不僅要受苦,還要有一種訓練,使他具有雄偉抱負與遠大的眼光;可惜這一點,美國教育是忽略了。忽略的程度令人可哀。  愛因斯坦說:「專家還不是訓練有素的狗?」這話並不是偶然而發的,多少專家都是人事不知的狗,這種現象是會窒死一個文化的。  民主,並不是「一群會投票的驢」;民主確實需要全國國民都有「哲學家皇帝」的訓練。在哲學家皇帝的訓練中,勤苦自立,體驗生活的那一部分,美國的教育與社會所賦與青年的,足夠了;而在人文的訓練,卻差得很多。《陳之藩‧哲學家皇帝》在哲學家皇帝的訓練中,何者是體驗生活的一部分?
(A) 訓練狗
(B) 訓練驢
(C) 勤苦自立
(D) 人文素養
26.二、曾文正公說:「作人從早起起。」因為這是每人每日所做的第一件事。這一樁事若辦不到,其餘也就可想。記得從前俞平伯先生有兩行詩:「被窩暖暖的,人兒遠遠的⋯⋯。」在這「暖暖⋯⋯遠遠⋯⋯」的情形之下,毅然決然的從被窩裡竄出來,尤其是在北方那樣寒冷的天氣實在是不容易。惟以其不容易,所以那個舉動被稱為開始作人的第一件事。偎在被窩裡不出來,那便是在作人的道上第一回敗績。 歷史上若干嘉言懿行,也有不少是標榜早起的。例如:顏氏家訓裡便有「黎明即起」的句子。至少我們不曾聽說那一個人為了早晨晚起而受到人的讚美。祖逖聞雞起舞的故事是眾所熟知的,但是我們不要忘了祖逖是志士,他所聞的雞不是我們在天將破曉時聽見的雞啼,而是﹁中夜聞荒雞鳴﹂。中夜起舞之後是否還回去睡覺,史無明文,我想大概是不再回去睡了。黑茫茫的後半夜,舞完了之後還做什麼,實在是不可想像的事。前清文武大臣上朝,也是半夜三更的進東華門,打著燈籠進去,不知是不是因為皇帝有特別喜歡起早的習慣。《梁實秋‧早起》曾文正公說:「作人從早起起。」意謂:
(A) 作人當一絲不苟
(B) 早起者於健康有益
(C) 男兒當立志,不要想念家庭
(D) 決心早起,自能養成堅強意志
27.二、曾文正公說:「作人從早起起。」因為這是每人每日所做的第一件事。這一樁事若辦不到,其餘也就可想。記得從前俞平伯先生有兩行詩:「被窩暖暖的,人兒遠遠的⋯⋯。」在這「暖暖⋯⋯遠遠⋯⋯」的情形之下,毅然決然的從被窩裡竄出來,尤其是在北方那樣寒冷的天氣實在是不容易。惟以其不容易,所以那個舉動被稱為開始作人的第一件事。偎在被窩裡不出來,那便是在作人的道上第一回敗績。 歷史上若干嘉言懿行,也有不少是標榜早起的。例如:顏氏家訓裡便有「黎明即起」的句子。至少我們不曾聽說那一個人為了早晨晚起而受到人的讚美。祖逖聞雞起舞的故事是眾所熟知的,但是我們不要忘了祖逖是志士,他所聞的雞不是我們在天將破曉時聽見的雞啼,而是﹁中夜聞荒雞鳴﹂。中夜起舞之後是否還回去睡覺,史無明文,我想大概是不再回去睡了。黑茫茫的後半夜,舞完了之後還做什麼,實在是不可想像的事。前清文武大臣上朝,也是半夜三更的進東華門,打著燈籠進去,不知是不是因為皇帝有特別喜歡起早的習慣。《梁實秋‧早起》「中夜聞荒雞鳴」意謂:
(A)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
(B) 半夜聽到不按時啼叫的雞鳴
(C) 夜深人靜,雞鳴特別響亮
(D) 早晨聽到野雞的鳴叫
28.二、曾文正公說:「作人從早起起。」因為這是每人每日所做的第一件事。這一樁事若辦不到,其餘也就可想。記得從前俞平伯先生有兩行詩:「被窩暖暖的,人兒遠遠的⋯⋯。」在這「暖暖⋯⋯遠遠⋯⋯」的情形之下,毅然決然的從被窩裡竄出來,尤其是在北方那樣寒冷的天氣實在是不容易。惟以其不容易,所以那個舉動被稱為開始作人的第一件事。偎在被窩裡不出來,那便是在作人的道上第一回敗績。 歷史上若干嘉言懿行,也有不少是標榜早起的。例如:顏氏家訓裡便有「黎明即起」的句子。至少我們不曾聽說那一個人為了早晨晚起而受到人的讚美。祖逖聞雞起舞的故事是眾所熟知的,但是我們不要忘了祖逖是志士,他所聞的雞不是我們在天將破曉時聽見的雞啼,而是﹁中夜聞荒雞鳴﹂。中夜起舞之後是否還回去睡覺,史無明文,我想大概是不再回去睡了。黑茫茫的後半夜,舞完了之後還做什麼,實在是不可想像的事。前清文武大臣上朝,也是半夜三更的進東華門,打著燈籠進去,不知是不是因為皇帝有特別喜歡起早的習慣。《梁實秋‧早起》「被窩暖暖的,人兒遠遠的」意謂:
(A) 早起並不是人的常性
(B) 早起能行至遠方
(C) 被窩雖暖,卻須遠離被窩
(D) 躲在被窩中,作人必然失敗
29.二、曾文正公說:「作人從早起起。」因為這是每人每日所做的第一件事。這一樁事若辦不到,其餘也就可想。記得從前俞平伯先生有兩行詩:「被窩暖暖的,人兒遠遠的⋯⋯。」在這「暖暖⋯⋯遠遠⋯⋯」的情形之下,毅然決然的從被窩裡竄出來,尤其是在北方那樣寒冷的天氣實在是不容易。惟以其不容易,所以那個舉動被稱為開始作人的第一件事。偎在被窩裡不出來,那便是在作人的道上第一回敗績。 歷史上若干嘉言懿行,也有不少是標榜早起的。例如:顏氏家訓裡便有「黎明即起」的句子。至少我們不曾聽說那一個人為了早晨晚起而受到人的讚美。祖逖聞雞起舞的故事是眾所熟知的,但是我們不要忘了祖逖是志士,他所聞的雞不是我們在天將破曉時聽見的雞啼,而是﹁中夜聞荒雞鳴﹂。中夜起舞之後是否還回去睡覺,史無明文,我想大概是不再回去睡了。黑茫茫的後半夜,舞完了之後還做什麼,實在是不可想像的事。前清文武大臣上朝,也是半夜三更的進東華門,打著燈籠進去,不知是不是因為皇帝有特別喜歡起早的習慣。《梁實秋‧早起》「嘉言懿行」意謂:
(A) 勉勵的言語和行為
(B) 美善的言語和行為
(C) 讚美的言語和行為
(D) 積極的言語和行動
30.二、曾文正公說:「作人從早起起。」因為這是每人每日所做的第一件事。這一樁事若辦不到,其餘也就可想。記得從前俞平伯先生有兩行詩:「被窩暖暖的,人兒遠遠的⋯⋯。」在這「暖暖⋯⋯遠遠⋯⋯」的情形之下,毅然決然的從被窩裡竄出來,尤其是在北方那樣寒冷的天氣實在是不容易。惟以其不容易,所以那個舉動被稱為開始作人的第一件事。偎在被窩裡不出來,那便是在作人的道上第一回敗績。 歷史上若干嘉言懿行,也有不少是標榜早起的。例如:顏氏家訓裡便有「黎明即起」的句子。至少我們不曾聽說那一個人為了早晨晚起而受到人的讚美。祖逖聞雞起舞的故事是眾所熟知的,但是我們不要忘了祖逖是志士,他所聞的雞不是我們在天將破曉時聽見的雞啼,而是﹁中夜聞荒雞鳴﹂。中夜起舞之後是否還回去睡覺,史無明文,我想大概是不再回去睡了。黑茫茫的後半夜,舞完了之後還做什麼,實在是不可想像的事。前清文武大臣上朝,也是半夜三更的進東華門,打著燈籠進去,不知是不是因為皇帝有特別喜歡起早的習慣。《梁實秋‧早起》「偎在被窩裡不出來,那便是在作人的道上第一回敗績」意謂:
(A) 意志不堅,一事難成
(B) 躲在暗處,不敢面對挑戰
(C) 創業維艱,守成不易
(D) 拖延遲緩,有失職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