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水>试卷(2014/10/24)

專技◆國文題庫 下載題庫

97 年 - 97年專門職業及技術人員#17753 

选择:15题,非选:1题
立即測驗 
我要補題 回報試卷錯誤 試卷下載
1.1字詞的意義常會因用法不同而轉變,如「歸」即有女子出嫁(如「歸寧」)、依附(如「歸依」)、送還物品(如「完璧歸趙」)等多種意涵。下列各組「」中的詞語,意義相近的是:
(A)駕一葉之扁舟,舉匏樽以相「屬」/酌玄酒,三「屬」於尊/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
(B)蜀「賈」三人,皆賣藥於市/今相國多受「賈」豎金/長袖善舞,多錢善「賈」
(C)雖「董」之以嚴刑,震之以威怒/慨然有「董」正天下之志/願揮「董」筆袪疑惑,聊為陳人洗愧羞
(D)想讒邪,則思正身以黜「惡」/知其美「惡」/羞「惡」之心,人皆有之
2.2漢語中「因」字可解為:憑藉、依靠、沿襲、原因、請託等。下列文句中,「因」字字義與其他三者不同的是:
(A)彼三晉之兵,素悍勇而輕齊,齊號為怯,善戰者因其勢而利導之(《史記.孫子吳起列傳》)
(B)昔因機變化,遭遇明主,立功立事,開國稱孤(丘遲〈與陳伯之書〉)
(C)初守睢陽時,士卒僅萬人,城中居人戶亦且數萬,巡因一見問姓名,其後無不識者(韓愈〈張中丞傳後敘〉)
(D)殷因於夏禮,所損益可知也。周因於殷禮,所損益可知也(《論語.為政》)
3.3下列各組文句中,前後句「」內的詞語,其意義最為接近的是:
(A)「悠悠」之談,宜絕智者之口/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B)「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英英在岸波香暖,「曖曖」當舷客心醉
(C)吾亦欲東耳,安能「鬱鬱」久居此乎/青青河畔草,「鬱鬱」園中柳
(D)閔子侍側,誾誾如也,子路「行行」如也/「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
4.4下列「」中詞語的運用及改正,何者正確?
(A)小人在位賢士無名,實為「郢書燕說」─使用錯誤,應改為「瓦釜雷鳴」
(B)不負責任的媒體,容易道聽塗說,有如「片言折獄」─使用錯誤,應改為「骨鯁在喉」
(C)主管想要獲得賢能的下屬,必須放下身段,「吐哺握髮」─使用錯誤,應改為「拳拳服膺」
(D)他的處境相當危險,有如「揚湯止沸」─使用錯誤,應改為「淈泥揚波」
5.5下列詩句所流露的愁思,何者與其他三者不同:
(A)盧家少婦鬱金堂,海燕雙棲玳瑁梁。九月寒砧催木葉,十年徵戍憶遼陽
(B)去年離別雁初歸,今夜裁縫螢已飛。征客去來音信斷,不知何處寄寒衣
(C)君當做磐石,妾當做蒲葦。蒲葦紉如絲,磐石無轉移
(D)寒沙逐風起,春花犯雪開。夜長無與晤,衣單誰為裁
6.6願望與事實之間常有落差,落差越大,自我的痛苦越深,詩詞中詩人常表達這種心境。下列選項何者屬之?
(A)花開不並百花叢,獨立疏籬趣未窮。寧可枝頭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風中
(B)冰 簟 銀 牀 夢 不 成 ,碧天如水夜雲輕。雁聲遠過瀟湘去,十二樓中月自明
(C)昨夜分明夢到家,飄搖依舊客天涯。故園門掩東風老,無限杜鵑啼落花
(D)楊柳青青杏發花,年光誤客轉思家。不知湖上菱歌女,幾個春舟在若邪
7.7霹靂布袋戲常藉詩句介紹人物的特徵,如「傲笑紅塵」是:「半涉濁流半席清,倚箏閒吟廣陵文,寒劍默聽君子意,傲視人間笑紅塵。」這種做法,可溯自元雜劇的人物上場詩。下列上場詩,適合介紹「貪邪狡詐之徒」的選項是:
(A)澗水潺潺遶寨門,野花斜插滲青巾。杏黃旗上七箇字,替天行道救生民
(B)聲名德化九重聞,良夜家家不閉門。雨後有人耕綠野,月明無犬吠花村
(C)手執無情棒,懷揣滴淚錢。曉行狼虎路,夜伴死屍眠
(D)皆言桃李屬春官,偏我門牆另一般。何必文章出人上,單要金銀滿秤盤
8.8. 1愕然回頭儒巾三千頂,看你一人無端地縱笑,仰天長笑,臨江大笑,出門對長安的方向遠笑,低頭,對杯底的月光微笑 2石破,天驚,秋雨嚇得驟然凝在半空,這時,我乍見窗外,有客騎驢自長安來,背了一布袋的,駭人的意象,人未至,冰雹般的詩句,已挾冷雨而降 3但及到今天,廣廈千萬,仍只是夢中的積木,那有眼前這草堂的氣勢,明朝的瓦上曬著唐代的詩,起風時,簷間的意象紛紛滾落 4你原本是一朵好看的青蓮,腳在泥中,頭頂藍天,無須潁川 之水,一身紅塵已被酒精洗淨。上列各詩句適合描寫「李白」的是:
(A)12
(B)34
(C)14
(D)23
9.9.1「雁行折翼」是指失去兄弟 2「西河之痛」是指失去朋友 3「鼓盆之悲」是指失去師長4「失怙之痛」是指失去父親 5「覆醢之痛」是指失去弟子。上列詞語,解釋完全正確的是:
(A)145
(B)234
(C)235
(D)134
10.10飲酒既有這許多崇高的道理,止酒須更難矣。八年以前,實秋先生曾應我的懇求,為我寫了一條「名士不須奇才」云云,因為這是當年聞一多講《楚辭》的開場白,我求先生寫,意在靈均,不在杜康。又過兩年,我再向先生求字,他大概很後悔當初筆墨之間彷彿在鼓勵我「痛飲酒」,不問世事桑,乃改寫〈稼軒詞.沁園春〉送我以為補救:「盃汝前來,老子今朝點檢形骸;甚長年抱渴,咽如焦釜;於今喜睡,氣似奔雷。汝說劉伶古今達者,醉後何妨死便埋?渾如許,歎汝於知己,真少恩哉!更憑歌舞為媒,算合作人間鴆毒猜。況怨無大小,生於所愛;物無美惡,過則為災。與汝成言,勿留亟退!吾力猶能釋汝盃。盃再拜道:麾之即去,有召須來。」 長輩之良苦用心令我非常感動。我讀稼軒詞,深覺六朝以後,值得欽佩的酒中詩仙,除了李太白以外,再無幾個,而辛棄疾正是其中卓犖一位,〈卜算子〉飲酒,〈賀新郎〉停雲,莫不直追陶令,「身世酒杯中」感慨之深,更不是少年強說可即。家國荒亂,大時代的崩潰加上小場面的尷尬,最後只好以詩的悲哀詮釋時代的悲哀,以酒化解生命的沉鬱;學仙或許戛戛甚難,做人仍可留一活路:盃再拜道,麾之即去,有召須來。(楊牧〈六朝之後酒中仙〉)請回答~題 文中「意在靈均,不在杜康」其中「靈均」、「杜康」所指的是:
(A)李白、酒
(B)屈原、酒
(C)劉伶、酒杯
(D)辛棄疾、酒杯
11.11文中〈沁園春〉一詞,是在表現辛棄疾想要:
(A)買酒
(B)品酒
(C)止酒
(D)醉酒
12.12作者認為辛棄疾之所以有「身世酒杯中」的感慨,是因為:
(A)功名無路
(B)飲酒喪志
(C)壽命不永
(D)家國荒亂
13.13子貢南遊於楚,反於晉,過漢陰,見一丈人方將為圃畦,鑿隧而入井,抱甕而出灌,搰搰然用力甚多而見功寡。子貢曰:「有械於此,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見功多,夫子不欲乎?」為圃者仰而視之曰:「奈何?」曰:「鑿木為機,後重前輕,挈水若抽,數如泆湯,其名為槔。」為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聞之吾師,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心存於胸中,則純白不備;純白不備,則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載也。吾非不知,羞而不為也。」子貢瞞然慚,俯而不對。(《莊子.天地》)請回答~題 根據文中「鑿木為機,後重前輕,挈水若抽,數如泆湯,其名為槔」,可知「槔」的構造及作用。下列對「槔」的解說,那一個不正確?
(A)槔是用木製鑿子去打造的鐵桶
(B)槔的結構是前面輕後面重
(C)槔把水引出來時,像抽水一樣方便
(D)槔能讓水像滾沸般滿溢出來
14.14根據本文大意,下列選項何者正確?
(A)「鑿隧而入井,抱甕而出灌」意謂丈人挖了引道下到井底,用甕取井水灌溉
(B)「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意謂用機械做事,顯得靈巧方便
(C)「機心存於胸中,則純白不備」意謂有心機,就不能使壞念頭空白或停止
(D)「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載也」意謂精神不集中的人,不能夠討論道德
15.15王安石曾根據本文而寫作〈賜也〉一詩:「賜也能言未識真,誤將心許漢陰人。桔槔俯仰妨何事?抱甕區區老此身。」對於故事中的兩人,王安石的看法是:
(A)讚許漢陰丈人抱甕汲水的作法
(B)認為漢陰丈人應該使用桔槔
(C)認為子貢對機械不夠了解
(D)認為子貢應當尊重漢陰丈人的觀念

【非選題】甲、作文部分:(70分) 請以藍、黑色鋼筆或原子筆在申論試卷上由左至右橫式作答,於本試題紙上作答者,不予計分。 不得於試卷上書寫姓名或入場證號。 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 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論語.子路》)試 據此文文意,以「論民間之公證人執業應有的心態」為題,撰文一篇。

#15284
編輯私有筆記
1F
Nissa Lai 國二上 (2016/04/14 12:02):
人人心中都有一把尺,有時候多量了,有時候少了,但是公證之人切勿不要以為眾人說好便是好,眾人說惡便是惡,要看的是真相,而不適他人的映象。有時壞人也是會好的,善與惡只是一霎那間的事情,十惡不赦的人,他就真的沒有做好事過嗎?或許有或許沒有,但是公證之人要有撇開自身所擁有的印象,以最公平的的態度面對每件事情,而非受到第一印象的牽引,那麼有可能會做出錯誤的選擇!就事論事,是公證人必須要有的心態,不應該受其他因素而偏袒。 就如同孔子所說:「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善者惡之」,孰人無錯,孰人無對?公證人就該是一張白紙,面對所有人必須要拋開自己所一開始就認知的事情,只針對這件事做處理,不可牽扯不與此次不關之事情,即使他以前是如何十惡不赦或者萬古善人都有可能是做錯的,因此不論交情、過往事項,只看事實,就是公證人執業該有的心態。 是非對錯,只在一念之間,錯誤不該因為以往所做之事皆為善,而無錯,善的不應該為以往皆是錯,而無對,是非公告應該就事論事,而非印象而之
2F
月兒 高二上 (2016/09/06 10:56):
篇名:子路(二十四) 主題:論修身 子貢問曰:「鄉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鄉人皆惡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 注釋 1. 未可也:未能成定論。 2. 不如鄉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惡之:謂不如鄉裡的善者喜愛他,不善者討厭他,那麼這個人才是真正的好人。 章旨 孔子言察人善惡,不可人云亦云,應以實情為準。 語譯 子貢問道:「一鄉的人都喜歡他,這個人是怎樣呢?」孔子說:「還未可確定是好人。」子貢又問:「一鄉的人都討厭他,這個人是怎樣呢?」孔子說:「還未可確定是壞人。不如鄉里的好人喜愛他,同時鄉里的壞人討厭他,這才稱得上是好人。」 http://www.nani.com.tw/slearn/slchin/chin_c/chin_c_a13/chin_c_a13_12.htm#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