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u427>试卷(2014/05/15)

公職◆民法總則與刑法總則題庫 下載題庫

98 年 - 98年特種考試地方政府公務人員考試試題#16273 

选择:0题,非选:5题
立即測驗 
我要補題 回報試卷錯誤 試卷下載

【非選題】一、乙因住在國外,遂將其所有之廠房及機器,委託好友甲管理,豈知甲將乙委託其管 理之廠房及機器分別出售與丙,甲、乙、丙間之法律關係如何?丙知情與否對其權 利有無影響?(25 分)

#11759
編輯私有筆記
1F
簡維成 大一下 (2016/09/19 22:48):
(一)甲、乙、丙間之法律關係
1.乙將其所有之廠房及機器,委託甲管理,屬民法第528條規定,稱委任者,謂當事人約定,一方委託他方處理事務,他方允為處理之契約。
2.債權行為
(1)甲如用乙之名義將該財產出售與丙,屬無權代理,其乙丙間之買賣契約,依據民法第170條規定,無代理權人以代理人之名義所為之法律行為,非經本人承認,對於本人不生效力;其關係屬效力未定。
(2)甲如用自己名義與丙訂立買賣契約有效,甲雖係出賣他人之物,但買賣契約為債權契約,為負擔行為,僅使當事人取得對相對人的債權請求權,不發生權利之變動,故縱使出賣人無處分權仍不影響其效力。
2.物權行為
(1)依據民法第758條規定,不動產物權,依法律行為而取得、設定、喪失及變更者,非經登記,不生效力;復依民法第118條規定,無權利人就權利標的物所為之處分,經有權利人之承認始生效力;故本廠房甲丙間之物權行為經登記者,仍屬效力未定。
(2)承上,如該廠房屬違建,因無從登記,丙終究無法取得所有權,惟參93年台上字第2652判決,違章建築之讓與,雖因不能為移轉登記而不能為不動產所有權之讓與,然受讓人與讓與人間如無相反之約定,應認為讓與人已將該違章建築之事實上處分權讓與受讓人,是違章建築房屋之事實上處分權得為法律行為之客體;故本廠房之移轉如經乙承認,則丙可取得該建物處分權。
(3)甲丙間機器之移轉行為依上述民法第118條規定,亦屬效力未定。
(二)丙知情與否對其權利影響
1.債權
(1)針對甲無權代理部分,丙得依民法第170條規定,催告本人確答是否承認,並依同法第171條規定,於乙未承認前撤回之;但若丙明知甲無代理權時,則不得行使撤回權,僅能向本人行使催告權而已,係因撤回權是在保護善意的相對人,相對人為惡意時,不得行使該權利;另依同法第110條規定,無代理權人,以他人之代理人名義所為之法律行為,對於善意之相對人,負損害賠償之責;故如丙屬善意者,因本契約無法成立等致生損害事由,得向甲求償。
(2)甲以自己名義與丙訂約部分,無論丙是否為善意皆屬有效,係因法無規定契約生效,須以買受人善意為要件;再者,前已述明負擔行為僅使當事人取得對相對人之債權請求權,尚無害於物之所有者。
2.物權
(1)有關廠房部分,依據民法第759-1條規定,因信賴不動產登記之善意丙,已依法律行為為物權變動之登記者,其變動之效力,不因原登記物權之不實而受影響;丙如不知情者,得適用善意受讓之規定,反之則無。
(2)承上,廠房如屬違建者,有學者認為違章建築並無善意受讓制度之適用,蓋如善意第三人可因信賴占有外觀藉以類推「動產」善意取得規定,其背後的意涵即在於善意第三人僅須檢視違章建築之出賣人外觀上「是否占有」即可受保護,此舉將破壞「不動產」物權變動以「登記」作為公示方式之政策目的,故未經登記之違建與動產在物權變動之公示方式,並無可資類推適用之基礎而不得互相援引之;且違章建築不適用善意受讓制度,亦可減少違章建築繼續轉讓流通之誘因,與法秩序相符。
(3)機器設備部分,依據民法第801條規定,動產之受讓人占有動產,而受關於占有規定之保護者,縱讓與人無移轉所有權之權利,受讓人仍取得其所有權;同法第948條規定,以動產所有權,或其他物權之移轉或設定為目的,而善意受讓該動產之占有者,縱其讓與人無讓與之權利,其占有仍受法律之保護。但受讓人明知或因重大過失而不知讓與人無讓與之權利者,不在此限;丙如不知情者,得適用善意受讓之規定,反之則無。

【非選題】二、試附具理由回答下列問題:(25 分) 民法第 80 條第 1 項規定:「前條契約相對人,得定一個月以上期限,催告法定 代理人,確答是否承認。」此所謂催告,其性質如何?

#11760
編輯私有筆記
1F
簡維成 大一下 (2016/09/20 23:22):
(一)催告性質
1.法律事實,係指法律規定、能夠引起法律關係產生、變更和消滅的現象,按照是否與當事人意志有關,可將法律事實分爲事件和行爲:
(1)事件
又稱爲法律事件,其特點為,它的出現與當事人意志無關,不是由當事人的行爲所觸發之能夠引起法律關係形成、變更或消滅的事實。
(2)行為
又稱有法律意義之行爲,從法律關係的角度看,它指的是與當事人意志有關,能夠引起法律關係產生、變更或消滅的作爲和不作爲;行爲一旦作出,也是一種事實,它與事件的不同之處,在於當事人的主觀因素成爲引發此種事實的原因,故當事人無故意或過失者,而由不可抗力或不可預見之原因引起的某種法律後果之活動,在法律上不被視爲行爲,而被歸入意外事件。
2.由上可知,一般所稱「法律行為」及「準法律行為」當屬前述「行為」之內涵;所謂法律行為係以意思表示為要素,而發生一定私法上效果為目的之行為,故基於表意人內心之效果意思,法律賦予其所期望之法律效果,為法律行為之特徵;而準法律行為乃非基於表意人內心效果意思而發生效力,而係基於法律規定而生效力之行為,其可分為意思通知、觀念通知、感情表示。
3.催告係準法律行為中之觀念通知,所謂觀念通知係表意人表示一定期望之行為,以本例契約相對人所為之催告乃表達期望限制行為能力人之法定代理人於一定期間內確答是否承認該契約之行為;該催告不論行為人企圖發生何種效果,因法律規定,得發生法律效力確定之效果。
4. 又準法律行為之效力,雖由法律之規定當然發生,但均以表示一定心理狀態於外部為特徵,與法律行為極為相近,故原則上得類推適用有關法律行為之規定,併予敘明。

【非選題】相對人為催告時,所定期限如不足一個月以上,其法律效果如何?

#11761
編輯私有筆記
1F
簡維成 大一下 (2016/09/20 23:23):
(二)所定期限如不足一個月以上之催告的法律效果
1.依據民法第1條規定,民事,法律所未規定者,依習慣;無習慣者,依法理。此反面解釋意即同法第80條規定之定一個月以上期限之催告,屬強制規定,依同法第71條規定,法律行為,違反強制或禁止之規定者,無效(前已述明準法律行為類推適用)。
2.惟本案係未達一個月之限期催告全部無效,或催告行為有效,其效力於限期部分在至多一個月內所為確答者仍屬有效(限期未滿一個月之表示無效),不無疑義;前者易使法律關係處於不確定狀態,有違立法意旨,故宜採後者;故相對人為催告時,所定期限如不足一個月以上,為使法律關係早日確定,應認其期限為一個月,而仍維持催告之效力。

【非選題】三、何謂原因自由行為?設若甲男知悉其在酒後會對配偶為家暴行為,仍未警惕,某日 於在外參加婚宴,飲酒過量,返家後意識不清,再度對配偶施暴成傷,試問甲男所 為應如何論處?(25 分)

#11762
編輯私有筆記
1F
簡維成 大一下 (2016/10/13 23:37):

(一)原因自由行為
1.原在有責性中,無責任或瑕疵責任能力者,得成立無罪或刑之減免事由,係因行為人識別能力不足,無法認識到自己行為違法,或控制能力不足,致無法制止自己做出違法行為;是以利用自己處於無責任或瑕疵責任能力狀態時之犯罪,反得被判無罪或減免刑責,恐使不法之徒群起效尤,有鼓勵犯罪之嫌。
2.為解決上開問題,刑法學發展出原因自由行為之解釋,將責任能力從原因行為的時間點「挪動」到犯罪行為的時間點,以彌補有責性的缺失,故有刑法第19條但書之規定。
(二)甲之罪責
1.甲於主觀上因意識不清無傷害之故意,客觀上有對其配偶施暴行為,按刑法第19條規定,行為時因精神障礙或其他心智缺陷,致不能辨識其行為違法或欠缺依其辨識而行為之能力者不罰,有阻卻罪責事由,似不構成傷害罪。
2.惟基於前述「原因自由行為」及刑法第19條但書規定,將原因行為納入犯罪構成要件中,甲男明知其酒後會對配偶為家暴行為,仍未警惕而飲酒過量,依刑法第14條規定,行為人對於構成犯罪之事實,雖預見其能發生而確信其不發生者,以過失論,是以甲對其原因行為與有過失,縱使酒後意識不清而有傷害其配偶之行為,仍成立過失傷害罪。

【非選題】四、何謂純正身分犯?不純正身分犯?設若甲婦於離婚後,腹部日漸隆起,誤以為懷孕, 遂自行至藥房購買墮胎藥物服用,因而出血不止。在緊急送醫後,經醫師診斷為婦 科腫瘤,並未懷孕,試問甲婦所為應如何論處?(25 分)

#11763
編輯私有筆記
1F
Lina Rain L 大一上 (2014/08/20 22:06):
甲婦純正身分犯
2F
簡維成 大一下 (2016/10/12 21:59):

(一)純正身分犯
1.係指犯罪行為人於構成要件上需具特定身分始得成立之犯罪類型,如瀆職罪需為公務員身分、偽證罪需有證人之身分、違背建築技術成規罪需具承攬工程人或監工人身分...等。
2.本罪原則上需具特定身分,惟實務上例外有院字第785號解釋可資參照:與有身分之人共同實行犯罪,既然得以刑法31條第1項擬制成有身分之人而成為純正身分犯的行為主體,那間接正犯自然也是可以成立而負共犯的刑責。
(二)不純正身分犯
係行為人犯本罪如有特定身分則有加重或減免事由,若不具該特定身分,僅能成立基本構成要件之犯罪,不能適用該加重或減免處罰之規定;如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之罪、生母殺嬰罪、親屬竊盜罪...等。
(三)甲婦之罪則
按墮胎罪屬純正身分犯,其構成要件之行為主體需為孕婦,甲無此資格,即無法成立本罪;另甲主觀上雖有墮胎之故意,客觀上無懷孕事實,無實現墮胎之可能,係「不能未遂」,依刑法第26條規定,行為不能發生犯罪之結果,又無危險者,不罰;准此,依前述二種法理解釋,甲不成立墮胎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