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三"阿摩用功日",VIP免費領取 前往

教甄◆國文內容意旨題庫下載題庫

上一題
24. 下列選項中的詩句,何者可以表現「忠而被謗,觸景生愁」的情思?
(A)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B)星垂平 野闊,月湧大江流
(C)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D)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編輯私有筆記
答案:D
難度:非常簡單
1F
Chen Hong-Wei 高二上 (2011/02/01 17:58)
浮雲能蔽日---->國君被矇蔽雙眼
2F
馬自達 小六上 (2011/02/15 14:42)

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邱。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李白〈登金陵鳳凰臺〉)

 

1.「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A)二者之愁皆屬鄉愁

(B)二者皆為憂讒畏譏

(C)前者思家,後者思君

(D)前者思鄉,後者思友

 

2.「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邱。」意思近似的詩句是

(A)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B)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C)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

(D)數叢沙草群鷗散,萬頃江田一鷺飛

 

3.「二水中分白鷺洲。」意謂

(A)二水中間分成兩個白鷺洲

(B)二水沖積而成白鷺洲

(C)白鷺洲把江水一分為二

(D)江水把白鷺洲一分為二

 

【說明】

李白生性狂放、瀟洒,所以不太寫講究格律謹嚴的七律。〈登金陵鳳凰臺〉是他少數作品中較為有名的一首,據說還是模仿崔顥的〈黃鶴樓〉寫的。所以我們讀這首詩時,可以拿崔顥的那一首來比較。〈黃鶴樓〉的前四句是這樣: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四句一氣直下,全部以黃鶴為中心(四句中三句有黃鶴),而歸結於黃鶴不可復見(白雲悠悠)。同樣的意思李白只寫了兩句(但鳳凰仍出現三次):

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

後面則接著寫: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邱。

好像彼此之間不甚有關聯。其實是有的,只是不太容易看出而已。崔顥的黃鶴是仙人的意象,而李白的鳳凰則可以聯想到人世間的帝王及其顯貴大臣(龍、鳳在中國一向具有這種象徵意義的)。而且,剛好金陵又是六朝(吳、東晉、宋、齊、梁、陳)建都之地,而如今六朝早已煙消雲散。那麼,鳳凰的一遊不正如六朝的短暫繁華嗎?鳳凰的一去不復返不正如六朝興盛的不可復睹嗎?如此一來,三、四句所說吳宮花草、晉代衣冠不是很自然的接上「臺空江自流」嗎?就後四句而言,〈登金陵鳳凰臺〉和〈黃鶴樓〉完全一致。〈黃鶴樓〉云: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登金陵鳳凰臺〉則云: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前兩句同樣寫望遠,即前人所謂「竭盡目力,勞勞望遠」,但崔顥所見亦只是武漢(黃鶴樓所在地),不見家;李白所見亦只是金陵,不見長安。兩人的不同,除了寫景的風格之外,就是一個想家,一個想長安罷了。

最後,我們還要知道,「浮雲」與「日」在古詩詞中是另有意義的。「浮雲」指的是奸邪;「日」指的是天子,因浮雲蔽日,而忠臣遂不得接近皇帝。所以詩人才有「長安((天子所在地)不見使人愁」的感嘆。詩人原是很得唐玄宗的寵信的,然而因奸邪的進讒,才迫不得已離開長安。

(節錄自長橋出版社〈唐詩賞析編──江南江北,呂正惠賞析〉)


3F
馬自達 小六上 (2011/02/17 20:14)

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邱。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李白〈登金陵鳳凰臺〉)

 

1.「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A)二者之愁皆屬鄉愁

(B)二者皆為憂讒畏譏

(C)前者思家,後者思君

(D)前者思鄉,後者思友

 

2.「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邱。」意思近似的詩句是

(A)舊時王謝堂前燕,飛入尋常百姓家

(B)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C)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

(D)數叢沙草群鷗散,萬頃江田一鷺飛

 

3.「二水中分白鷺洲。」意謂

(A)二水中間分成兩個白鷺洲

(B)二水沖積而成白鷺洲

(C)白鷺洲把江水一分為二

(D)江水把白鷺洲一分為二

 

【說明】

李白生性狂放、瀟洒,所以不太寫講究格律謹嚴的七律。〈登金陵鳳凰臺〉是他少數作品中較為有名的一首,據說還是模仿崔顥的〈黃鶴樓〉寫的。所以我們讀這首詩時,可以拿崔顥的那一首來比較。〈黃鶴樓〉的前四句是這樣:

昔人已乘黃鶴去,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

四句一氣直下,全部以黃鶴為中心(四句中三句有黃鶴),而歸結於黃鶴不可復見(白雲悠悠)。同樣的意思李白只寫了兩句(但鳳凰仍出現三次):

鳳凰臺上鳳凰遊,鳳去臺空江自流。

後面則接著寫: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邱。

好像彼此之間不甚有關聯。其實是有的,只是不太容易看出而已。崔顥的黃鶴是仙人的意象,而李白的鳳凰則可以聯想到人世間的帝王及其顯貴大臣(龍、鳳在中國一向具有這種象徵意義的)。而且,剛好金陵又是六朝(吳、東晉、宋、齊、梁、陳)建都之地,而如今六朝早已煙消雲散。那麼,鳳凰的一遊不正如六朝的短暫繁華嗎?鳳凰的一去不復返不正如六朝興盛的不可復睹嗎?如此一來,三、四句所說吳宮花草、晉代衣冠不是很自然的接上「臺空江自流」嗎?就後四句而言,〈登金陵鳳凰臺〉和〈黃鶴樓〉完全一致。〈黃鶴樓〉云:

晴川歷歷漢陽樹,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

〈登金陵鳳凰臺〉則云:

三山半落青天外,二水中分白鷺洲。

總為浮雲能蔽日,長安不見使人愁。

前兩句同樣寫望遠,即前人所謂「竭盡目力,勞勞望遠」,但崔顥所見亦只是武漢(黃鶴樓所在地),不見家;李白所見亦只是金陵,不見長安。兩人的不同,除了寫景的風格之外,就是一個想家,一個想長安罷了。

最後,我們還要知道,「浮雲」與「日」在古詩詞中是另有意義的。「浮雲」指的是奸邪;「日」指的是天子,因浮雲蔽日,而忠臣遂不得接近皇帝。所以詩人才有「長安((天子所在地)不見使人愁」的感嘆。詩人原是很得唐玄宗的寵信的,然而因奸邪的進讒,才迫不得已離開長安。

(節錄自長橋出版社〈唐詩賞析編──江南江北,呂正惠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