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甄◆國學常識與應用文題庫下載題庫

上一題
18.下列著名的貶謫文章作者,何者有誤?
(A)(岳陽樓記)范仲淹
(B)(瘞旅文)王守仁
(C)(黃州快哉亭記)蘇軾
(D)(豐樂亭記)歐陽脩。
編輯私有筆記
答案:C
難度:困難
最佳解!
馬自達 高一下 (2010/02/25 15:11)
出處 本文選自《欒城集》。 體裁 雜記類的古文。記敘文,亦可入論說文。 篇旨 蘇轍寫此記,對蘇軾命名之旨,深有體會。文章遂圍繞「快哉」二字著墨,展開聯想,冶敘事、寫景、抒情、議論於一爐,表面上在寫張夢得,實際上卻是借題發揮,寓有勸諭之意。 本事 宋神宗元豐年間,張夢得貶官黃州(今湖北省黃岡縣.....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9F
Titania Lin 小四下 (2012/06/02 01:02)

易眼殘的題目,乾脆一起背,黃州快哉亭記是蘇轍 ;超然臺記是蘇軾

10F
又子 高三下 (2013/04/12 21:23)

瘞旅文 王守仁

 一、此為一篇哀祭類的古文。

  二、明武宗正德元年,王守仁得罪宦官劉瑾,被謫為 貴州龍場驛丞。

11F
曾靜儀 高一下 (2014/06/22 15:25)
超然臺記--蘇軾
凡物皆有可觀。苟有可觀,皆有可樂,非必怪奇偉麗者也。餔糟啜醨,皆可以醉;果蔬草木,皆可以飽。推此類也,吾安往而不樂?夫所為求福而辭禍者,以福可喜 而禍可悲也。人之所欲無窮,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盡,美惡之辨戰於中,而去取之擇交乎前。擇可樂者常少,而可悲者常多,是謂求禍而辭福。夫求禍而辭福,豈 人之情也哉?物有以蓋之矣。

彼遊於物之內,而不由於物之外;物非有大小也,自其內而觀之,未有不高且大者也。彼挾其高大以臨我,則我常眩亂反覆,如隙中之觀鬥,又烏之勝負之所在?是以美惡橫生,而憂樂出焉,可不大哀乎!

予 自錢塘,移守膠西,釋舟楫之安,而服車馬之勞;去雕牆之美,而庇采椽之居;背湖水之觀,而行桑麻之野。始至之日,歲比不登,盜賊滿野,獄訟充斥;而齋廚索 然,日食杞菊,人固疑予之不樂也。處之期年,而貌加豐,髮之白者,日以反黑。予既樂其風俗之淳,而其吏民亦安予之拙也。於是治其園囿,潔其庭宇,伐安邱高 密之木,以修補破敗,為苟完之計。而園之北,因城以為臺者舊矣,稍葺而新之。時相與登覽,放意肆志焉。

南望馬耳常山,出沒隱見,若近若 遠,庶幾有隱君子乎!而其東則廬山,秦人盧敖之所從遁也。西望穆陵,隱然如城郭,師尚父齊威公之遺烈,猶有存者。北俯濰水,慨然太息,思淮陰之功,而弔其 不終。臺高而安,深而明,夏涼而冬溫,雨雪之朝,風月之夕,予未嘗不在,客未嘗不從。擷園蔬,取池魚,釀秫酒,瀹脫粟而食之,曰:「樂哉遊乎!」予弟子由 適在濟南,聞而賦之,且名其臺曰超然,以見予之無所往而不樂者,蓋遊於物之外也。


翻譯:

正當這時,我的弟弟子由剛好在濟南,聽到此事便作了一篇賦,並為這座臺取名「超然」,藉以說明我無論到哪裡都沒有不快樂,是由於能超脫於事物之外而優游自在。
本文:
凡是事物都有可觀賞的地方。只要有可賞觀的地方,都有值得我們寄託樂趣的地方,不一定要怪奇、新穎、雄偉、美麗的東西。只要肯享受,嚼酒糟、喝薄酒,都可以使人酣醉;瓜果蔬菜甚至草根樹皮,都可以使人吃飽。以此道理類推,我到哪裡去會感到不快樂的呢?

世 人求福而避禍,是因為福可喜而禍可悲。人的慾望無窮無盡,可是能夠用來滿足我們慾望的物質卻有限。分辨好和壞的考慮在內心交戰,取捨的決擇在眼前紛亂錯雜 地出現,結果,可樂的事往往很少,而可悲的事常常很多,這就是求禍而避福。求禍而避福,難道是人之常情嗎?不過是被物慾遮蔽著心竅啊!人們常轉遊於事物之 內,而不能優遊於事物之外。事物並沒有絕對的大小,從它的裡面來看,無一不是又高又大的。它們高大地聳立在我們面前,常使我們迷惑不解,捉摸不定,好像從 縫隙裡看別人爭鬥,又怎能知道誰勝誰負呢?因此,愛好和厭惡的想法交互產生,憂傷和快樂的情感因而出現,這不是十分悲哀嗎?

我從錢塘調任 膠西知州,失去了行船划舟的安樂,受著乘車騎馬的勞累;離開了華麗的住宅,棲身在原始簡陋的住處;背棄了杭州的湖江山色,來到了桑麻遍野的地方。剛來到的 時候,連年失收,盜賊遍地,案件十分多,可是廚房裡卻是空蕩蕩的,只能天天吃枸杞和菊花,人們一定認為我不快樂。在這裡住了一年,我的臉面卻豐滿了,白了 的頭髮也一天天黑起來。我愛上這裡風俗的純樸,而這裡的官民也習慣了我的樸拙。

於是,我整理這裡的花園,打掃這裡的庭院和房舍,砍伐安丘 和高密的樹木,用來修補破敗的屋宇,作苟且安生的打算。花園的北邊,那座靠城而起的一座高臺破舊了,於是稍加修繕更新,就時常和朋友登臺遊覽,舒懷散心。 南面看到馬耳和常山,在雲霧中時隱時現,若近若遠,山中大概有隱居的賢人吧?東面是廬山,是秦人盧敖避隱的地方。西望穆陵關,隱隱約約好像一座城廓,師尚 父和齊桓公的輝煌功業,還留有遺跡。北面俯視濰水,不禁感慨長嘆,回想韓信的戰功,而憑弔他的不得善終。這座臺高而安隱,閣內很深卻很明亮,冬暖夏涼。不 管是下雨落雪的早晨,還是清風明月的夜晚,我從不曾不在臺上,客人也不曾不陪伴我。採摘園中的蔬菜,捕取池裡的鮮魚,釀造米酒,煮糙米飯作為食物,說︰ 「玩得很快樂呀!」

正當這時,我的弟弟子由剛好在濟南,聽到此事便作了一篇賦,並為這座臺取名「超然」,藉以說明我無論到哪裡都沒有不快樂,是由於能超脫於事物之外而優游自在。

背景: 由杭州通判,調任密州(今山東省諸城縣)知州。〔宋神州熙寧七年(西元一○七四年)〕
熙寧八年,將密州北城之樓臺,稍事整修,時常和僚屬結伴登臨,悠遊快意。時蘇轍在濟南,聞此事,特為此臺命名為「超然臺」,並作〈超然臺賦〉。
蘇軾乃作〈超然臺記〉以述此事之經過,並表明超然物外之人生觀。
 
心境: 在超然臺記中,蘇軾想表現心不役於物的胸懷。那時正是他人生中的低潮,但是他沒有被這些外事物所打敗,反而造就了他心靈昇華的境界,不去計較生活政治等等的,所以這篇文章可以說是他人格以及思想境界提升的最好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