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甄◆國學常識與應用文題庫下載題庫

上一題
22.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上服度,則六親固;四維張,則君令行」。此段文字出自
(A)禮記 
(B)周禮 
(C)管子 
(D)淮南子。
編輯私有筆記
答案:C
難度:適中
1F
糕餅兒 高二下 (2011/02/19 14:30)

 

《管子》以中國春秋時代政治家、哲學家管仲命名,其中也記載了管仲死後的事情,並非管仲所著,但仍被認為可以體現管仲的主要思想。文章大概出自深受管仲影響的稷下學派之手。漢朝學者劉向約於公元前26年為《管子》進行編輯。

 

《管子》一書共八十六篇,其中有十篇文已佚。《管子》全書十六萬言,內容可分八類:《經言》九篇,《外言》八篇,《內言》七篇,《短語》十七篇,《區言》五篇,《雜篇》十篇,《管子解》四篇,《管子輕重》十六篇。《管子》內容很龐雜,甚至間有牴牾,文章有很強的法家色彩,包括大量具體的治國方術。《管子》對法律的作用分析為:「法者,所以興功懼暴也;律者,所以定分止爭也;令者,所以令人知事也」。但同時也揉合了儒家思想,例如《管子》認為「凡治國之道,必先富民。民富則易治也,民貧則難治也」。《管子》也有道家思想,例如在〈內業章〉中就有最古老道教修行的記載。《管子》也有經濟學的觀念,《乘馬》一章中指出:「市者,可以知治亂,可以知多寡」,「而萬人之所和而利也。」《漢書·藝文志》列入道家類,《隋書·經籍志》改列法家類。

「管子」書名最早見於《韓非子·五蠢》說:「今境內之民皆言治,藏商、管之法者家有之」。《史記》肯定《管子》為管仲之作:「讀管氏《牧民》、《山高》、《乘馬》、《輕重》、《九府》,……其書世多有之」。晉朝傅玄開始對《管子》一書的作者產生疑議,他說「管仲之書,過半是後之好事者所為,輕重諸篇尤鄙俗。」,唐代孔穎達亦稱「世有管子書者,或是後人所錄」。朱熹則表示管仲不是有時間寫書的人。《四庫全書總目》雲「今考其文,大抵後人附會多於仲之本書」。郭沫若認為《管子》中《心術上》、《心術下》、《白心》、《內業》等篇為宋研、尹文的著作。

 

《管子》向以古奧難懂著稱,唐代房玄齡有注文,一說是尹知章,明代劉績著有《管子補註》,清代王念孫、陳奐、丁世涵等學者都曾對《管子》一書進行考證工作,洪頤煊著有《管子義證》,戴望著有《管子校正》是管子的集大成著作。

2F
糕餅兒 高二下 (2011/02/19 14:33)

牧民第一


 

國頌

 

凡有地牧民者,務在四時,守在倉廩。國多財,則遠者來;地辟舉,則民留處;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上服度,則六親固;四維張,則君令行。故省刑之要,在禁文巧;守國之度,在飾四維;順民之經,在明鬼神、祇山川、敬宗廟、恭祖舊。不務天時,則財不生;不務地利,則倉廩不盈。野蕪曠,則民乃菅;上無量,則民乃妄。文巧不禁,則民乃淫;不璋兩原,則刑乃繁。不明鬼神,則陋民不悟;不祇山川,則威令不聞;不敬宗廟,則民乃上校;不恭祖舊,則孝悌不備。四維不張,國乃滅亡。

 

四維

 

國有四維,一維絕則傾,二維絕則危,三維絕則覆,四維絕則滅。傾可正也,危可安也,覆可起也,滅不可復錯也。何謂四維?一曰禮,二曰義,三曰廉,四曰恥。禮不逾節,義不自進,廉不蔽惡,恥不從枉。故不逾節,則上位安;不自進,則民無巧詐;不蔽惡,則行自全;不從枉,則邪事不生。

 

四順

 

政之所興,在順民心;政之所廢,在逆民心。民惡憂勞,我佚樂之;民惡貧賤,我富貴之;民惡危墜,我存安之;民惡滅絕,我生育之。能佚樂之,則民為之憂勞;能富貴之,則民為之貧賤;能存安之,則民為之危墜;能生育之,則民為之滅絕。故刑罰不足以畏其意,殺戮不足以服其心。故刑罰繁而意不恐,則令不行矣;殺戮眾而心不服,則上位危矣。故從其四欲,則遠者自親;行其四惡,則近者叛之。故知予之為取者,政之寶也。

 

士經

 

錯國於不傾之地,積於不涸之倉,藏於不竭之府,下令於流水之原,使民於不爭之官,明必死之路,開必得之門。不為不可成,不求不可得,不處不可久,不行不可復。錯國於不傾之地者,授有德也;積於不涸之倉者,務五穀也;藏於不竭之府者,養桑麻育六畜也;下令於流水之原者,令順民心也;使民於不爭之官者,使各為其所長也;明必死之路者,嚴刑罰也;開必得之門者,信慶賞也;不為不可成者,量民力也;不求不可得者,不強民以其所惡也;不處不可久者,不偷取一世也;不行不可復者,不欺其民也。故授有德,則國安;務五穀,則食足;養桑麻、育六畜,則民富;令順民心,則威令行;使民各為其所長,則用備;嚴刑罰,則民遠邪;信慶賞,則民輕難;量民力,則事無不成;不強民以其所惡,則詐偽不生;不偷取一世,則民無怨心;不欺其民,則下親其上。

 

六親五法

 

以家為鄉,鄉不可為也;以鄉為國,國不可為也;以國為天下,天下不可為也。以家為家,以鄉為鄉,以國為國,以天下為天下。毋曰不同生,遠者不聽;毋曰不同鄉,遠者不行;毋曰不同國,遠者不從。如地如天,何私何親?如月如日,唯君之節!御民之轡,在上之所貴;道民之門,在上之所先;召民之路,在上之所好惡。故君求之,則臣得之;君嗜之,則臣食之;君好之,則臣服之;君惡之,則臣匿之。毋蔽汝惡,毋異汝度,賢者將不汝助。言室滿室,言堂滿堂,是謂聖王。城郭溝渠,不足以固守;兵甲強力,不足以應敵;博地多財,不足以有眾。惟有道者,能備患於未形也,故禍不萌。天下不患無臣,患無君以使之;天下不患無財,患無人以分之。故知時者,可立以為長;無私者,可置以為政;審於時而察於用,而能備官者,可奉以為君也。緩者,後於事;吝於財者,失所親;信小人者,失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