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梅聖俞詩集序》歐陽修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予友梅聖俞[3],少以蔭補為吏,累舉進士,輒抑于有司,困于州縣凡十餘年今年五十,猶從辟書為人之佐,鬱其所蓄,不得奮見于事業[4]。其家宛陵,幼習于詩。自為童子,出語已驚其長老。既長,學乎《六經》仁義之說[5],其為文章,簡古純粹,不求苟說于世[6]。世之人徒知其詩而已。然時無賢愚,語詩者必求之聖俞;聖俞亦自以其不得志[7]者,樂于詩而發之。故其平生所作,于詩尤多。   世既知之矣,而未有薦于上者。昔王文康公嘗見而歎曰:「二百年無此作矣。」雖知之深,亦不果薦也[8]。若使其幸得用于朝廷,作為雅頌,以歌詠大宋之功德,薦之清廟,而追商、周、魯《頌》之作者,豈不偉哉!奈何使其老不得志,而為窮者之詩,乃徒發于蟲魚物類、羈愁感歎之言。世徒喜其工,不知其窮之久而將老也,可不惜哉!   我的好友梅聖俞,年輕時靠先輩的功名而受封官職,雖然數次被舉薦考進士,都被有關部門壓制不取,困頓在州縣做小官有十多年。他今年快五十歲了,尚且接受別人的聘書,做人家的幕僚,素來具備的才學只得鬱積凍結,不能在事業上表現出來。他的家鄉在宛陵,年幼時就開始學詩,童年時,說出的話已經使長輩驚訝;年紀再大點,學習六經仁義的道理後,他寫作的文章,簡潔古樸,十分純正,從不苟且迎合取悅世人的歡心,可惜世人只知道他的詩寫得好。不過,當時不管是聰明還是愚笨的人,講談詩歌的必定求教於聖俞。聖俞也把不得志的感受,樂於通過詩作表達出來,所以他平生寫作的,以詩特別多。 世人知道他的詩寫得好,卻沒有把他推薦給朝廷的人。昔日,王文康公曾見到他的詩,讚嘆說︰「二百年來也沒見過這樣的好作品﹗」雖然很了解他,卻始終沒有推薦他。如果讓他有幸得到朝廷的任用,得以寫作像雅、頌等作品,歌頌朝廷的功德,奉獻給宗廟,可媲美《商頌》、《周頌》、《魯頌》作者的遺風,豈不是很好嗎?怎麼讓他到老也不得志,而去寫那種不得志之士的詩,只能單單抒發感情於蟲魚物類、羈旅之愁一類的感嘆文辭呢?世人只知道他的詩寫得好,卻不知道他不得志己久,又快要老了,多麼可惜啊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