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不第後賦菊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不第後賦菊   黃巢 待到秋來九月八[1], 我花開後百花殺[2]。 沖天香陣[3]透長安, 滿城盡帶黃金甲[4]。 [注釋]: [1]九月八:古代九月九日為重陽節,有登高賞菊的風俗。說“九月八”是為了押韻。[2]殺:凋謝。[3]香陣:陣陣香氣。[4]黃金甲:金黃色的鎧甲,此指菊花的顏色。 [講解]: 黃巢除了精通武藝外,也愛讀書,能詩能文。他曾到京城長安參加科舉考試,但沒有考中。不過,科場的失利卻使他有了另外的收穫:那就是看到了考場的黑暗和吏制的腐敗,使他對李唐王朝的本質有了進一步的認識。考試不第後,卻豪情倍增,借詠菊花來抒寫自己的懷抱。 "待到秋來九月八”,點明菊花開放的季節是在秋季。尤其是農曆九月九日,這是中國古代傳統的重陽佳節,這一天親友聚會、登高飲酒、欣賞菊花,正是菊花大展風姿、引人讚賞的日子。這種風俗在唐代特別盛行,比黃巢早140多年的孟浩然不是曾經與朋友約定“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嗎?黃巢在這裏特別強調了“九月八”這一天。用了“待到”二字,表示了堅定的信心:九月八日這一天一定會到來的。人們對重陽節也是盼望的,“待到”二字也起到了促使人們迎接這個佳節到來的作用,向人們展示了美好的前景。 詩的第二句寫菊花的威力:“我花開後百花殺”。百花的凋零與菊花的開放本沒有必然的聯繫,在詩裏卻寫成菊花一開百花就枯萎了,變成了因果關係,這正是強調了菊花的威力。唐代是崇尚牡丹的,把牡丹視為國花。據唐人李肇《國史補》載:“京城貴游尚牡丹三十餘年矣。每春暮,車馬若狂,以不耽玩為恥。”黃巢一反傳統的觀念,對菊花大加讚揚,你看,“我花開”與“百花殺”恰成為鮮明的對照,更顯出菊花精神抖擻、威力極大。重陽,是菊花的節日。 詩的三、四兩句描寫重陽節的景象。 第三句寫味,“沖天香陣透長安”,這香,不是幽香、不是清香,而是“沖天香陣”。天,在封建社會裏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它是至高無上的權威,是天地萬物的主宰,就連作為人間最高統治者的封建帝王,也只能稱為“天子”。他父天母地,是奉上天之命來管理萬民的。但菊花的香氣卻可以“沖天”;不僅“沖天”,還能充塞京城長安。一個“沖”、一個“透”,表現了菊花、從而也體現了詩人那種藐視天地的雄偉氣魄。 第四句寫色。如果第三句是傳菊花的“神”,那麼,第四句則是寫菊花的“形”。“滿城盡帶黃金甲”,“滿城”是說菊花無處不有,遍滿京都;“盡帶”是說這遍滿長安的菊花,無一例外地全都披上了黃金甲。身披黃金鎧甲,屹立在颯颯西風之中,抗霜半寒,傲然怒放,這形象是何等英武!何等俊偉!況且,“滿”城“盡”是,如同雲霞,映照著天空;如同烈火,燃遍了長安!這裏所歌詠、所塑造的,不是單獨某一株菊..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不第後賦菊黃巢黃金甲百花殺長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