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分析文章內容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作者亟欲跳脫前面數段一開始便借由一個譬喻入詩的手法。因此在寫作上必然有些變化。用假設語句「如果沒有雙手來幫忙/這實在是一種無可奈何的存在」,「耳」是不可隨意肌,不能由大腦控制而動作,只能由雙手來令其往前或往後、搓揉或是拉起,這一切「耳」的動作要由雙手執行,更重要的,對於一切外來的聲音,耳朵都只有接受的宿命,沒有拒絕的權利,因而作者一開始便說這是一種「無可奈何的存在」。 所以,第二段說「然則請說吧/咒罵或者讚揚」,「說」是嘴的事,「聽」是耳的事,由人咒罵或是讚揚,好聽或是不好聽,都有「耳」在聽著呢!站在耳的立場對其他的人們發出無可奈何的慨歎,無論是「咒罵或是讚揚」,都可說,「耳」在聽。 接下來,作者筆鋒一轉,用一個假設語氣:「若是有人放屁/臭/是鼻子的事」,這裡作者並不直接由耳進行正面說明,而是以轉換角色的手法,從側面寫耳。將書寫的角色跳到「鼻」子,用「比較」的方式,運用「映襯」的筆法,凸顯耳與鼻不同的功用。所以說,如果有個「屁」,「臭」是鼻子的事,無關我「耳」的事情。轉換描述的對象,將他人的功用拿來「映襯」出自己與他人不同的功用,一方面使詩意有大幅度的轉折,避免重複相同的寫作基調;另一方面,也有凸出顯明意象,使讀者大感意外、突感驚奇的效果。讓讀者看到最後,為著作者所凸顯的形象化的意象,禁不住會心一笑,如此便達到作者巧思妙意的創想與構思。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映襯譬喻譬喻入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