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十二律(六律六呂)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在司馬遷的《史記》「律書第三」中寫到:「……九九八十一以為宮。三分去一,五十四以為徵。三分益一,七十二以為商。三分去一,四十八以為羽。三分益一,六十四以為角。」 十二律分為陰陽兩類,奇數六律為陽律,叫做六律;偶數六律為陰律,稱為六呂,合稱律呂。一般所說的六律包括陰陽各六的十二律。 意思是取一根用來定音的竹管,長為81單位,定為「宮音」的音高。然後,我們將其長去掉三分之一,也就是將81乘上2/3,就得到54單位,定為「徵音」。將徵音的竹管長度增加原來的三分之一,即將54乘上4/3,得到72單位,定為「商音」。再去掉三分之一(三分損),72乘2/3,得48單位,為「羽音」。再增加三分之一(三分益),48乘4/3,得64單位,為「角音」。而這宮、商、角、徵、羽五種音高,就稱為中國的五音。 中國音樂中用來定音律的「三分損益法」的確立是考中聲而量之以制。考人之中聲宮音高度確立始發律基準音高。這中聲就是指音高、速度適中的有節制的音樂,具體說來,就是規定五聲「大不逾宮,細不過羽」,要舍卻彈奏中的「煩手」(複雜多變);而「淫聲」指超出了「中聲」範圍,過度追求音響、速度變化的無節制音樂。《左傳》文中有鮮明的排斥「淫聲」、以「中聲」為美的思想,由此而及的「平和」也是音樂審美中重要的審美準則,凡是能使人保持平和之心的音樂即「中聲」,否則即為「淫聲」。 以人之中聲基幹五聲建立三分損益律體系還相生律轉調主框架十二定律是古代中國先人智慧的結晶。古希臘「畢氏學派」中的「五度相生律」與三分損益法相似,但是五度相生律不考慮生律次數誤差,使得各調的五聲缺少了三分損益法高度符合人聲的精髓。同時還把間音4和7籠統的和五聲等同視之進行生律轉調,造成整個音程關係的混亂,產生誤差。     黃鐘(C):81; 林鐘(G,由黃鐘三分損而來): 太簇(D,由林鐘三分益而來): 南呂(A,由太簇三分損而來): 姑洗(E,由南呂三分益而來): 應鐘(B,由姑洗三分損而來):   蕤賓(Gb/F#,由應鐘三分益而來): 大呂(Db/C#,由蕤賓三分益而來): 夷則(Ab/G#,由大呂三分損而來): 夾鐘(Eb/D#,由夷則三分益而來): 無射(Bb/A#,由夾鐘三分損而來): 仲呂(F,由無射三分益而來):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十二律三分損益法五音黃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