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史記--刺客列傳--豫讓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刺客豫讓 豫讓者,晉人也,故嘗事范氏及中行氏,而無所知名。去而事智伯,智伯甚尊寵之。及智伯伐趙襄子,趙襄子與韓、魏合謀滅智伯,滅智伯之後而三分其地。趙襄子最怨智伯,漆其頭以為飲器。豫讓遁逃山中,曰:「嗟乎!士為知己者死,女為說己者容。今智伯知我,我必為報讎而死,以報智伯,則吾魂魄不愧矣。」乃變名姓為刑人,入宮塗廁,中挾匕首,欲以刺襄子。襄子如廁,心動,執問塗廁之刑人,則豫讓,內持刀兵,曰:「欲為智伯報仇!」左右欲誅之。襄子曰:「彼義人也,吾謹避之耳。且智伯亡無後,而其臣欲為報仇,此天下之賢人也。」卒醳去之。     居頃之,豫讓又漆身為厲,吞炭為啞,使形狀不可知,行乞於市。其妻不識也。行見其友,其友識之,曰:「汝非豫讓邪?」曰:「我是也。」其友為泣曰:「以子之才,委質而臣事襄子,襄子必近幸子。近幸子,乃為所欲,顧不易邪?何乃殘身苦形,欲以求報襄子,不亦難乎!」豫讓曰:「既已委質臣事人,而求殺之,是懷二心以事其君也。且吾所為者極難耳!然所以為此者,將以愧天下後世之為人臣懷二心以事其君者也。」   既去,頃之,襄子當出,豫讓伏於所當過之橋下。襄子至橋,馬驚,襄子曰:「此必是豫讓也。」使人問之,果豫讓也。於是襄子乃數豫讓曰:「子不嘗事范、中行氏乎?智伯盡滅之,而子不為報讎,而反委質臣於智伯。智伯亦已死矣,而子獨何以為之報讎之深也?」豫讓曰:「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皆眾人遇我,我故眾人報之。至於智伯,國士遇我,我故國士報之。」襄子喟然歎息而泣曰:「嗟乎豫子!子之為智伯,名既成矣,而寡人赦子,亦已足矣。子其自為計,寡人不復釋子!」使兵圍之。豫讓曰:「臣聞明主不掩人之美,而忠臣有死名之義。前君已寬赦臣,天下莫不稱君之賢。今日之事,臣固伏誅,然願請君之衣而擊之,焉以致報讎之意,則雖死不恨。非所敢望也,敢布腹心!」於是襄子大義之,乃使使持衣與豫讓。豫讓拔劍三躍而擊之,曰:「吾可以下報智伯矣!」遂伏劍自殺。死之日,趙國志士聞之,皆為涕泣。 晉畢陽的孫子豫讓,原本事奉范、中行氏,但是因為不被重用,於是便到智伯那裡去做事,智伯非常信任他。 趙、魏、韓三家瓜分了智伯的土地之後,趙襄子最痛恨智伯,因此將智伯的頭,作成酒壺。 豫讓在智伯被打敗之後,逃到山裡去。聽到這件事情之後,非常憤慨地說:「唉!有志氣的人,會為了他的知己而死,女人會為了愛他的人而裝扮自己的容貌。我一定要替智伯報仇啊!」 於是他改名換姓,假裝自己是犯過罪的人,到趙國的宮裡去塗刷廁所的牆壁,想藉著這個機會刺殺趙襄子。 趙襄子去上廁所的時候,突然感到心悸,便捉住那個塗刷廁所牆壁的人,查問之下才知道這個人便是豫讓。 豫讓拿出兵器對趙襄子說:「我來這裡是想要替智伯報仇!」 左右的人想要殺死他,趙襄子說:「這是個有義氣的人,我小心避開他就是了。而且智伯死了也沒有後代,他的臣子肯來替他報仇,實在是個天下的賢人啊!」於是就將豫讓釋放出來了。 豫讓出來之後,又將身上漆得像長滿癩痢一,還把鬍鬚眉毛剪掉,並且毀壞自己的容貌,裝成乞丐到處要飯。連豫 讓的妻子都不認識他了,他的妻子奇怪的說:「這個人的相貌不像我丈夫,可是他的聲音怎麼這麼像我的丈夫呢?」於是豫讓又吞下火炭,燙傷聲帶,使自己的聲音變得沙啞。 他的朋友對他說:「你這樣子做很難成功的啦!說你很有志氣還可以,但要說你很聰明那就錯了。以你這樣的才華,如果好好事奉趙襄子,趙襄子一定會賞識你,這樣一來,你再依照你的計畫行事,不就很容易成功了!」 豫讓笑著說:「這樣一來,就成了為了先前的知己去報復後來的知己,為了先前的君主,而去殺害後來的君主。混亂君臣之間的道義,再也沒有比這個更嚴重的了。我之所以要這樣做,就是想要顯明君臣之間應有的道義,而不是想要挑簡單的事情來做。而且一旦作了人家的臣子,又去刺殺君主,這就是懷有不忠不義的心思去事奉主君。我會挑這麼困難的事情來做,就是想要讓那些不忠不義的臣子感到慚愧的。」 過了幾天,趙襄子正要出巡,豫讓就躲在趙襄子將會經過的橋下。趙襄子到了橋邊,突然間他所騎的馬卻驚慌了起來,趙襄子就說:「這一定是豫讓。」於是便派人去查問,果然就是豫讓。 於是趙襄子就責備豫讓說:「你不是曾經事奉過范、中行氏嗎?智伯消滅范、中行氏的時候,你都沒替他們報仇,卻反而去事奉智伯。現在智伯死了,你為什麼獨獨為他報仇報得..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刺客列傳豫讓史記文與可畫篔簹谷偃竹記襄子台灣最美的花果農園 新社晉敗秦師於殽詩詞選台灣竹枝詞選智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