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司馬光批評王安石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自己的推論: 這題要看司馬光前後文原意, 當他說這句話的時候,意在指謫王安石不顧義利之辨、古法,讓士吏兵農,工商僧道無人可以循舊道安居守常。 而王安石的目的正是要一改舊習、因循舊思想的人而革新,所以自辯為:  " 闢邪說,難壬人" 吧。 司馬光原文 網路資料: 介甫於諸書無不觀,而特好孟子與老子之言,--孟子曰:“仁義而已矣,何必曰利?”……今介甫為政,首建制置條例司,大講財利之 事;又命薛向行均輸法於江淮,欲盡奪商賈之利,又分遣使者散青苗錢於天下,而收其息,使人愁痛,父子不相見,兄弟妻子離散,此豈孟子之誌乎?老子曰:“天 下神器,不可為也,為者敗之,執者失之。”今介甫為政,盡變更祖宗舊法,先者後之,上者下之,右者左之,成者毀之,矻矻焉窮日力,繼之以夜,而不得息,使 上自朝廷,下及田野,內起京師,外周四海,士吏兵農,工商僧道,無一人得襲故而守常者,紛紛擾擾,莫安其居,此豈老子之誌乎?(以上論為政不當多所變 更。) 司馬光批評他"征利"的是另一段:    ……介甫固大賢,其失在於用心太過,自信太厚而已。何以言之?自古聖賢所以治國者,不過使百官各稱其職,委任而責成功也。其所以養民者,不過輕租 稅,薄賦斂,已逋責也。介甫以為此皆腐儒之常談,不足為;思得古人所未嘗為者而為之,於是財利不以委三司而自治之,更立制置三司條例司,聚文章之士及曉財 利之人,使之講利。……於是言利之人,皆攘臂圜視,衒鬻爭進,各鬥智巧,以變更祖宗舊法,大抵所利不能補其所傷,所得不..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