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周密-觀潮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略譯如下:   浙江之潮,天下之偉觀也。自既望以至十八日為最盛。   方其遠出海門,僅如銀線;既而漸近,則玉城雪嶺,際天而來,   大聲如雷霆,震撼激射,吞天沃日,勢極雄豪。   楊誠齋詩云「海湧銀為郭,江橫玉繫腰」者是也。   浙江的錢塘潮,是天下的宏偉景觀。   從農曆的十六日至十八日,是它最壯盛的時際。   當遠望海潮由浙江入海口湧起,看來只像一條銀色的線;   不久潮水逐漸迫近,就像白玉城牆、大雪高嶺般連著天際奔湧而來,   潮濤的聲音大得有如急發的雷聲,震動搖撼,激浪四射,   彷彿要吞噬了天空、沐浴炙陽,潮湧來勢極其雄偉豪壯。   楊萬里的詩中所述「海湧銀為郭,江橫玉繫腰」指的正是如此。      每歲,京尹出浙江亭校閱水軍。   艨艟數百,分列兩岸,既而盡奔騰分合五陣之勢,   並有乘騎、弄旗、標槍、舞刀於水面者,如履平地。   倏爾黃煙四起,人物略不相睹。   每年的農曆八月,京師地區的行政長官來到浙江亭檢閱水軍。   數百條戰艦分開排列在兩岸,而後演習五陣,   疾馳跳躍,分開合攏,極盡變化之能事,   同時有在水面上騎馬、舞弄旗幟、執槍、揮刀的人,   就像走在平地上一樣。   忽然間黃煙四起,人和物幾乎看不見了。   水爆轟震,聲如崩山;煙消波靜,則一舸無跡,   僅有敵船為火所焚,隨波而逝。   江水爆迸轟鳴,聲音如同山倒塌了一樣;   煙霧消散,水波恢復平靜,一條大船的蹤跡也看不見了,   只有被火焚毀的敵船,隨著水流消逝。   吳兒善泅者數百,皆披髮文身,   手持十幅大綵旗,爭先鼓勇,泝迎而上,   出沒於鯨波萬仞中,騰身百變,   而旗尾略不霑濕,以此誇能。而豪民貴宦,爭賞銀綵。   數百個善於泅泳的吳越男兒,   都披散著頭髮,身體皮膚上刺染各種圖案,   手裡拿著十幅大彩旗,彼此搶先前行,鼓起勇氣逆迎潮水而上,   在萬仞高的海浪中浮沉,奮力跳起身來並變換著各種身態,   而旗子尾端一點也沒有被水沾濕,   以這種弄潮之姿來顯示他們優越的技能。   而那些有錢的、富貴的百姓官吏,競相賞賜他們銀色的彩綢。   江干上下十餘里間,珠翠羅綺溢目,車馬塞途,   飲食百物,皆倍穹常時,而僦賃看幕,雖席地不容閒也。   禁中例觀潮於天開圖畫,高台下瞰,如在指掌。   都民遙瞻黃繖雉扇於九霄之上,真若簫臺蓬島也。   江岸上下十多里間,到處都是身著華麗的服飾的婦女,   車子馬匹多到堵塞了通路,   飲食等各種食用之物都加倍的高於平時價錢,   而租用看潮的帳幕人之多,即使是一席之地也不會空置。   皇室循例在天開圖畫臺觀潮,由高臺上往下俯瞰,   景致盡入眼簾,有如掌中之物。   都城百姓遠望極高之處,王族的黃傘與雉羽大扇,   真像是簫臺蓬島這樣的神仙之地。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楊誠齋周密楊萬里江橫玉繫腰浙江海湧銀為郭海湧銀為郭,江橫玉繫腰觀潮錢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