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墨子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A【註】信,實踐。行ㄒㄧㄥˋ行為舉止。果,決斷。朱注:「必,猶期也。大人言行不必先期於信、果,但義之所在,則必從之,卒亦未嘗不信、果也。」按有人疑此章絕非聖賢言語,蓋無論大人小人,如言不信,行不果,則尚有何義之可說?須知孟子此言,乃有為而發,正是著重在「惟義所在」。參見論語子路第二十章孔子所言「言必信,行必果……」的話,即知聖賢所言義通。【譯】孟子說:「有德的君子,說話不一定信實,做事不一定果決,只要依照義理的所在做去就是了。」(行合於義,自然言而信,行而果了)本章言主於義,則信果在其中矣,主於信果,則未必合義。     B墨子《尚賢上》國有賢良之士眾,則國家之治厚;賢良之士寡,則國家之治薄。故大人之務,將在於眾賢而已。【譯】一個國家擁有的賢良之士眾多,治理國家的力量就雄厚;賢良之士少,治理國家的力量就薄弱。所以執政者的主要任務就在於聚集眾多的賢良之士罷了     C曰:「庖有肥肉,廄有肥馬,民有飢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獸相食,且人惡之,為民父母,行政,不免於率獸而食人,惡在其為民父母也?仲尼曰:『始作俑者,其無后乎!』為其象人而用之也。如之何其使斯民飢而死也?」【譯】孟子說:「廚房裡有肥嫩的肉,馬棚里有壯實的馬,(可是)老百姓面帶飢色,野外有餓死的屍體,這如同率領著野獸來吃人啊!野獸自相殘食,人們見了尚且厭惡,而身為百姓的父母,施行政事,卻不免於率領野獸來吃人,這又怎能算是百姓的父母呢?孔子說過:『最初造出陪葬用的木俑土偶的人,該會斷子絕孫吧!』這是因為木俑土偶像人的樣子卻用來殉葬。(這樣尚且不可,)那又怎麼能讓百姓們飢餓而死呢?」【釋】俑:古代用以殉葬的木偶或陶偶。在奴隸社會,最初用活人殉葬,由於社會生產力的發展,勞動力漸被重視,后來便改用俑來殉葬。孔子不了解這一情況,誤認為先有俑殉,後有人殉,故對俑殉深惡痛絕。     D魯國準備任命慎子(滑釐)為將軍,孟子當面批評他「殃民」:「不教民而用之,謂之殃民。」不拿仁義禮智來教導人民,讓人民明辨是非善惡、該做或不該做,只為了擴張國家領土、企業機構的市場占有率,驅使他們盲目的殺人、打擊對手,不是陷害人民嗎?無知的陷在沒有人性的循環攻擊泥淖裡,人生還有意義嗎?     E「忠恕違道不遠,施諸己而不願,亦勿施於人。」:一個人做到忠恕,離道也就差不遠了。什麼叫忠恕呢?自己不願意的事,也不要施加給別人。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墨子仁義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