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子魚論戰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楚人伐宋以救鄭,宋公將戰。大司馬固(公孫固) 諫曰:「天之棄商(宋為殷商之後)久矣!君將興之,弗可赦也已。」弗聽。 及楚人戰於泓,宋人既成列,楚人未既濟。司馬(子魚) 曰:「彼眾我寡,及其未既濟(渡河)也,請擊之。」公曰:「不可。」既濟,而未成列,又以告。公曰:「未可。」既陳(列好戰陣)而後擊之, 宋師敗績。公傷股(宋襄公大腿受傷),門官殲焉。 國人皆咎公。公曰:「君子不重傷(不殺傷兵),不禽二毛(不捕年老者。二毛,鬢髮有黑白兩種顏色。指年老的人。)。古之為軍也,不以阻隘也(不憑險阻礙敵軍)。寡人雖亡國之餘,不鼓不成列(不攻擊還沒擺好陣勢的敵軍)。」 子魚曰:「君未知戰。勍敵(ㄑ|ㄥˊ ㄉ|ˊ,強敵)之人,隘而不列,天贊我也。阻而鼓之(攻擊對方),不亦可乎?猶有懼焉(這麼做都還要擔心能否打勝仗)!且今之勍(強)者,皆吾敵也。雖及胡耇(ㄍㄡˇ,背彎曲,面有壽斑的高壽老人。胡耇。元老,年老的人。),獲則取之,何有於二毛?明恥教戰,求殺敵也。傷未及死,如何勿重?(敵受傷未死,怎能不再殺死他們呢?)若愛重傷,則如勿傷。愛其二毛,則如服焉(投降)!三軍以利用..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二毛勍敵聲盛(鼓聲盛大)胡耇致志(使士氣高昴)金鼓阻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