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小說演進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明末清初,從事傳奇創作的人漸多,取得了更大的成就。康熙年間,短篇小說聖手蒲松齡全面地借鑑了前人文言小說創作的戚就,繼承並發展了魏、晉志怪小說和唐、宋傳奇的傳統,「用傳奇法而以志怪」(魯迅語),寫出了傳世傑作《聊齋誌異》,把文言小說推向一個全新的高峰。《聊齋誌異》的近五百篇作品中,傳奇體小說居半數以上,代表了全書的基本風格。《聊齋誌異》以其「內容之深,筆墨之佳」,一問世即得到廣泛的傳播。從康熙末年至晚清,擬作競起,出現了一大批步武《聊齋誌異》體式的小說。 筆記一體,明、清尤盛。內容除志怪而外,雜錄、叢談、辨偽考訂等等,無所不包,大多不能作小說觀。清代乾隆年間,四庫全書總纂修官紀昀不滿於《聊齋誌異》的「風行一時」,認為蒲松齡的筆法乃「才子之筆,非著書之筆」,以六朝志怪筆法作《閱微草堂筆記》五種,文筆較其他筆記作品為佳。紀書出,在文人士大夫中也甚為流傳,頗有與《聊齋誌異》相頡頏之勢。嘉慶、道光年間,也出現了不少學「筆記」體式的擬作。 清代文言短篇小說的成就,主要表現在以《聊齋誌異為》代表的作品方面。作為小說家,紀昀遠不能與蒲松齡相提並論,他的《閱微草堂筆記》一書,作為一般散文體段,確如許多論者所說,有「廣徵博引」、「持論通達」諸多優點,但這些並不足以說明它作為小說的成就。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小說聊齋誌異傳奇體小說廣徵博引持論通達紀昀蒲松齡閱微草堂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