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岳陽樓記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越明年,政通人和,百廢具興,乃重修岳陽樓,增其舊制,刻唐賢今人詩賦於其上;屬予作文以記之。 到了明年,政事通達,人民和樂,所有廢弛的政事,都一一著手興辦,於是重新修建岳陽樓,擴大原有的規模,把唐代賢人和現代人的詩賦刻在樓上;並請託我作一篇文章來記述這件事。   予觀夫巴陵勝狀,在洞庭一湖。銜遠山,吞長江,浩浩湯湯,橫無際涯;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此則岳陽樓之大觀也,前人之述備矣。 我看巴陵一帶最美麗的景觀,就在洞庭湖。它含著遠處的君山,吞吐著長江的流水,湖面水勢浩大湍急,寬廣無邊;從早到晚,晴陰變化,景觀無窮,這就是岳陽樓壯麗的景觀,前人的作品已經描述得很詳盡了。   然則北通巫峽,南極瀟湘,遷客騷人,多會於此,覽物之情,得無異乎? 但是湖的北邊和巫峽相通,南邊遠到瀟水、湘江,流放的官吏和多愁善感的詩人,往往聚在這裡,他們觀看景色的心情,能夠沒有不同嗎?   登斯樓也,則有心曠神怡、寵辱偕忘、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矣。 這時登上岳陽樓,就會有心胸開闊、精神愉悅、得意失意全部忘懷、舉杯迎風暢飲、欣喜得意的感覺。   登斯樓也,則有去國懷鄉、憂讒畏譏、滿目蕭然、感極而悲者矣。 這時登上岳陽樓,就會有離開京城、思念家鄉的情懷,既擔心遭毀謗,又害怕被譏諷、滿眼所見皆是蕭條淒涼的景象、感慨萬分而充滿了悲傷的感覺。   嗟夫!予嘗求古仁人之心,或異二者之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 唉!我曾探求古代仁人的胸懷,他們有不同於上述二種人的表現,為什麼呢?他們不會因為外在環境或自己的遭遇而悲喜。當他們在朝做官,就憂慮人民的生活;退職在野,就擔心國君施政的得失。   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乎!噫!微斯人,吾誰與歸! 在朝做官也憂慮,退隱在野也憂慮,那麼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快樂呢?他們一定會說「在天下人還沒憂慮以前,就先憂慮;直到天下人都得到快樂以後,才快樂」吧!唉!如果沒有這種人,我要依歸誰呢!   陰風怒號,濁浪排空;日星隱耀,山岳潛形。 冷風呼呼地吹著,混濁的波濤激蕩,飛揚在空中;太陽和星星的光輝被隱蔽起來,山岳的形體也潛藏起來。   長煙一空,皓月千里,浮光躍金,靜影沈璧,漁歌互答,此樂何極! 天空雲霧盡散,明月皎潔,普照千里,月光照在浮動的水面上,跳躍著光芒,靜靜的月影倒映在水中,如下沈的璧玉,漁人的歌聲彼此應和著,這種樂趣是無窮盡呢!   春和景明,波瀾不驚,上下天光,一碧萬頃。 春風和煦,日光明朗,波平浪靜,天光水色,上下相連,一片碧綠掩蓋廣大的水面。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岳陽樓記微斯人,吾誰與歸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