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張曉風經典散文 詠物篇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張曉風經典散文 詠物篇 柳 所有的樹都是用“點畫成的,只有柳,是用“線”畫成的。 別的樹總有花、或者果實,只有柳,茫然地散出些沒有用處的白絮。 別的樹是密碼緊排的電文,只有柳,是疏落的結繩記事。 別的樹適於插花或裝飾,只有柳,適於霸陵的折柳送別。 柳差不多已經落伍了,柳差不多已經老朽了,柳什麼實用價值都沒有——除了美。 柳樹不是匠人的樹,這是詩人的樹,情人的樹。柳是愈來愈少了,我每次看到一棵柳都 會神經緊張的屏息凝視——我怕我有一天會忘記柳。我怕我有一天讀到白居易的“何處 未春先有思,柳無力魏王提”,或是韋莊的“睛煙漠漠柳毿毿”竟必須去翻字典。 柳樹從來不能造成森林,它註定是堤岸上的植物,而有些事,翻字典也是沒用的, 怎麼的注釋才使我們瞭解蘇堤的柳,在江甫的二月天梳理著春風,隋堤的柳怎樣茂美如 堆煙砌玉的重重簾幕。 柳絲條子慣于伸入水中,去糾纏水中安靜的雲影和月光。它常常巧妙地逮著一枚完 整的水月,手法比李白要高妙多了。 春柳的柔條上暗藏著無數叫做“青眼”的葉蕾,那些眼隨興一張,便噴出幾脈綠葉, 不幾天,所有穀粒般的青眼都拆開了。有人懷疑彩虹的根腳下有寶石,我卻總..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張曉風詠物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