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張讓--蒲公英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像喇叭水仙,蒲公英是春天的第一個顏色。在視野仍然枯寂的時候,鳥在枝頭鳴叫,地上,金黃一片灑開,蒲公英也叫得響亮。 路邊野地上一片蒲公英。耀眼奪目,是自然無心的創造,不需刻意去營求。也許因為如此,蒲公英的身分低微,近乎卑賤。美國人家在草坪上灑了藥,專為了殺蒲公英,追求草地上不含一絲雜質的純粹。一片綠得徹底的草坪,因此暗示了某種宗教的嚴厲,和軍事的規律。 然而一片新整翠綠的草坪再乏味不過,是死去的風景。像將樹木如棋盤一列列種得筆直,我看不出那美。美是秩序,但秩序未必是美。中國人說「錯落有致」,那其中有無心的規律,和諧,是看來不費一絲力氣的美。像山與水的交錯,花與木的閒雜,像草原上各色各樣的野花。我總是在西方的草坪中看見人強硬的意志,那意志必得誅殺蒲公英,將任何一絲黃色剷除,直到那草色劃一回答:「我服從!」(張讓〈蒲公英〉) -----------..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張讓蒲公英無心的規律美是秩序錯落有致喇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