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怎麼離得開朋友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節錄)方寸田園              琦君       一位文友自美歸來,與朋友們暢敘離情以後,就悄悄地回到他鄉間自己經營的三間小屋中,讀書譯作,靜靜地度過農曆新年。她可說真懂得眾人皆忙我獨閒的訣竅。難怪另一位文友欣羨地說:「真希望什麼時候也有個田園可歸,但又覺得自己仍不夠那分淡泊,俗願尚多,大概沒有那種福分。」     玲瓏的三間小屋隱藏在碧樹果林之中,滿眼的綠水青山,滿耳的松風鳥語,整天裡不必看時鐘,散步累了就坐在瓜棚下看書,手倦拋書,就可以睡一大半天。太陽、月亮、星星,輪流地與你默默相對,這分隔絕塵寰的幽靜,確實令人神往。但若沒有朋友共處,會不會感到寂寞呢?且看小屋的主人,住不多久,就匆匆趕回十丈軟紅的臺北市,一到就打電話找朋友再次的「暢敘離情」。可見田園的幽靜,還是敵不過友情的溫馨。古代的隱士,在空谷中聞足音則喜。因為「鳥語」究不及「人語」可以互通情愫。陶淵明先生儘管嚷著「息交絕遊」,但他在「樂琴書」之外,仍然要「悅親戚之情話」。他的理想國桃花源中人,一個個都要設酒殺雞,款待洞外闖入的陌生人,也關心著洞外的人間歲月。我想那時代如果已有電話,陶先生一定會在北窗高臥,酒醒之時,撥個電話和山寺老僧聊上半天;或是給他唸一首新作好的長詩,彼此討論一番。因為「得句錦囊藏不住,四山風雨送人看」。人,怎麼離得開朋友 呢?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方寸田園人,怎麼離得開朋友得句錦囊藏不住,四山風雨送人看朋友琦君田園的幽靜,還是敵不過友情的溫馨眾人皆忙我獨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