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戴文和譯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戴文和譯 黃允修先生向我借書,隨園主人我借書給他,並告訴他說:「書,非得要向別人借,否則讀不進心裡面去啊!你沒聽過藏書人的事情嗎?《七略》《四庫》,是天子的書籍,然而(從古到今)有幾位天子會真正去讀書呢?書籍繁富,汗牛充棟,這是富貴人家的藏書,然而(從南到北)有幾個富貴人家會去讀書呢?其他像祖先累積藏書,而後代子孫隨便丟棄的,就更不必說了。」 「不單單書籍是這個樣子而已,天底下的事事物物都是這個樣子哪!不是那人本身的事物而勉強借來的,一定害怕別人強逼取還,而內心憂慮不安,而撫摩賞玩(仔細閱讀)不停。說:『今天還在這兒,明天就不在了,(本來)我不能看到它了!』相反地,如果已經是我所擁有的話,一定將它束之高閣,將它藏了起來。說:『姑且等到他日(有空時)再來看看吧!』」 「我從小就喜歡讀書,但是家裡貧窮,難以取得書籍來看。(當時)有張姓人家,家裡藏書很多,我前去找他借書,他不肯借我。回家後,我(甚至)連作夢都夢到這件事情,我痛切到這個地步哪!所以我只要能看到借來的書籍,往往就會仔細讀、用心背。當官通籍以後,用自己的薪俸去買書,買了許多許多,滿滿都是書。白色的蛀蟲,灰色的蜘蛛絲,時常布滿在書籍裡面,然後我才感嘆借書的人(讀書)是那麼用心,那麼專一,而年少苦讀的歲月又是那麼值得珍惜啊!」 「現在黃允修先生和以前的我一樣貧窮,而他向別人借書也和我類似。只是我把自己的書公開,與張氏吝惜借給人,好像很不一樣。這麼說來,竟然是我不幸遇到張氏人家嗎?竟然是黃生幸運遇上了我嗎?知道幸與不幸,就(可以知道)張生讀書必定會專一,而他還書也必定會很快速。我把自己這個看法,連同書籍一起交給他。」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七略借書四庫張氏戴文和戴文和譯汗牛充棟當官通籍蛀蟲蜘蛛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