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文伯與母親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公父文伯退朝回家,拜見母親,他的母親正在緝麻線。文伯說:“以歜這樣的家室,家主還緝麻線,怕要觸犯季孫的怒氣,會以為歜不能事奉家主吧!”他的母親歎息說:“魯國大概要亡國吧!叫小孩子做官卻沒有讓他們聽聽做官的道理嗎?坐下,我告訴你。”   “從前聖明的先王治理百姓,選擇貧瘠的土地給他們居住,為了使百姓勤勞而使用他們,因而能長久地統一天下。百姓勤勞就善於思考,思考就產生善心;反之,安逸就會放縱,放縱就忘卻善良,忘卻善良就產生壞心。肥沃土地上的百姓沒有才能,是由於放縱的原故;貧瘠土地上的百姓無不趨向正義,是由於勤勞的原故。所以天子春分時穿上五采禮服祭祀日神,與三公九卿一起,熟悉地上五穀生長的情況。中午考察朝政以及百官的政事,各主管部門的大夫、眾士、地方長官及輔佐官吏,普遍安排百姓的事情。秋分時天子穿上三采禮服祭祀月神,與太史、司載一起,恭敬地仰察上天垂示的法度。傍晚監督宮庭女官,命令她們將供奉稀祭、郊祭的祭品收拾乾淨,然後天子才去休息。諸侯早晨執行天子頒佈的事務和命令,白天考察自己封國的職務,傍晚檢查法度政令,夜裏告誡百官,命令他們不要怠惰放縱,然後才去休息。”www.f a i n f o . c o m   “卿和大夫早晨考察自己的職守,白天研究各項政事,傍晚清理一天的事情,夜晚處理自己封邑的事務,然後才去休息。士早晨接受朝庭分配的事務,白天講習政事,傍晚復習,夜裏檢點自己的過失,沒有遺憾,然後才去休息。從平民以下,天明操作,晚上休息,沒有一天可以怠惰的。王后親自編織冠上系瑱玉的黑絲繩,諸侯的夫人還要編織冠纓和縫製冠頂布;卿的正妻縫製禮服上的腰帶,大夫的正妻縫製祭服,元士的正妻還要縫製朝服。下士以下的妻子,都親自做衣服給自己的丈夫穿。春祭頒佈農事,冬祭奉獻收成,男女努力做出成績,有罪過就用刑罰,這是古代的制度。君子勞苦心力,小人勞苦體力,是先王的遺訓。從上到下,誰敢放縱偷懶,而不盡心盡力?現在我守寡,你又處在下位,從早到晚處理事務,還怕忘記先人的功業,何況有了怠惰之心,將來怎樣逃避刑罰呢?我指望你早晚提醒我:‘一定不要廢棄先人的功業。’你現在卻說:‘為什麼不讓自己過得安逸?’以這種想法去擔任君王的官職,我怕穆伯要絕後了。”   孔於聽到這件事,說,“弟子們記住這番話,季氏的女人可算是不放縱自己的了。”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勤勞安逸放縱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