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新詩賞析。鄭愁予的《如霧起時》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找到了賞析  海洋的廣闊、深沉、神秘、多變,海景的壯麗,加上海洋與陸地若即若離、千絲萬縷的關係,確為詩人提供了無盡的題材,也是明暗取喻的一大寶庫。以海為喻來寫愛情,當然倍增浪漫之感。鄭愁予的《如霧起時》借瑰麗的海景來妙喻情人的綺思,直到今日仍令讀者驚豔:   我從海上來,帶回航海的二十二顆星。   如霧起時,   用最細最細的噓息,吹開睫毛引燈塔的光。   赤道是一痕潤紅的線,你笑時不見。   當你思念時即為時間的分隔而滴落。   我從海上來,你有海上的珍奇太多了……   和使我不敢輕易近航的珊瑚的礁區。   詩中人表面上是水手,實際上是情人,但是一路寫來,海上的景色與陸上女友的面容豔態卻互為虛實,相映成趣,其中意象的交射互補,靈活而且生動。例如首段,就航海而言,耳環是虛,它所暗示的船上警鐘是實;發叢、睫毛、噓息也都是虛,所暗示的霧與風才是實。反過來說,就愛情而言,燈塔卻是虛寫,它所暗示的美目才是實的。末段的編貝、晚雲當然是指皓齒與臉暈。珊瑚的礁區當指女友的乳房之類,含蓄得極美,且帶點幽默,更暗示這愛情尚在浪漫追求的初階,不敢冒進。中段用赤道之橫與子午線之縱來引出女友搽唇膏的紅唇與為他而哭的垂淚,雖以航海的地理為喻,卻是兩條烏有的虛線,作者竟能無中生有,化抽象為實景,真是匪夷所思,功力不凡。  (摘自《被誘於那一泓魔幻的藍》)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鄭愁予如霧起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