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晏子不死君難 左傳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崔武子見棠姜而美之,遂取(娶)之。 莊公通焉(齊莊公與棠姜通姦); 崔子弒之(殺死莊公)。 晏子立於崔氏之門外, 其人曰:「死乎?(你是來殉死嗎?)」曰:「獨吾君也乎哉?吾死也。 (莊公只是我個人的國君嗎?如果是,我就殉死。)」曰:「行乎? (你要逃跑嗎?)」曰:「吾罪也乎哉?吾亡也。 (我有罪嗎?如果有,我就逃跑。)」曰: 「歸乎?(你要歸順嗎?)」曰: 「君死,安歸?(國君死了,我還能歸順誰?)君民者, 豈以陵民(做君主的,豈是凌駕於人民)? 社稷是主(社稷才是真正的主人)。 臣君者,豈為其口實?(做臣子的,豈是為了俸祿?) 社稷是養(是為了保護國家社稷)。 故君為社稷死,則死之(為國君殉死); 為社稷亡,則亡之(跟著國君流亡)。 若為己死,而為己亡(若國君是為了自己個人而死亡,為了個人而逃亡), 非其私暱,誰敢任之?(若不是他的私人寵臣,誰敢跟著這麼做?) 且人(指崔杼)有君而弒之,吾焉得死..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