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桓寬《鹽鐵論·貧 富 第 十 七》原文翻譯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大 夫 曰 : 「 余 結 髮 束 脩 年 十 三 , 幸 得 宿 衛 , 給 事 輦轂 之 下 , 以 至 卿 大 夫 之 位 , 獲 祿 受 賜 , 六 十 有 餘 年 矣 。車 馬 衣 服 之 用 , 妻 子 僕 養 之 費 , 量 入 為 出 , 儉 節 以 居 之, 奉 祿 賞 賜 , 一 二 籌 策 之 , 積 浸 以 致 富 成 業 。 故 分 土 若一 , 賢 者 能 守 之 ; 分 財 若 一 , 智 者 能 籌 之 。 夫 白 圭 之 廢著 , 子 貢 之 三 至 千 金 , 豈 必 賴 之 民 哉 ? 運 之 六 寸 , 轉 之息 耗 , 取 之 貴 賤 之 間 耳 ! 」      文 學 曰 : 「 古 者 , 事 業 不 二 , 利 祿 不 兼 , 然 諸 業不 相 遠 , 而 貧 富 不 相 懸 也 。 夫 乘 爵 祿 以 謙 讓 者 , 名 不 可勝 舉 也 ; 因 權 勢 以 求 利 者 , 入 不 可 勝 數 也 。 食 湖 池 , 管山 海 , 芻 蕘 者 不 能 與 之 爭 澤 , 商 賈 不 能 與 之 爭 利 。 子 貢以 布 衣 致 之 , 而 孔 子 非 之 , 況 以 勢 位 求 之 者 乎 ? 故 古 者大 夫 思 其 仁 義 以 充 其 位 , 不 為 權 利 以 充 其 私 也 。 」      大 夫 曰 : 「 山 岳 有 饒 , 然 後 百 姓 贍 焉 。 河 、 海 有潤 , 然 後 民 取 足 焉 。 夫 尋 常 之 污 , 不 能 溉 陂 澤 , 丘 阜 之木 , 不 能 成 宮 室 。 小 不 能 苞 大 , 少 不 能 贍 多 。 未 有 不 能自 足 而 能 足 人 者 也 。 未 有 不 能 自 治 而 能 治 人 者 也 。 故 善為 人 者 , 能 自 為 者 也 , 善 治 人 者 , 能 自 治 者 也 。 文 學 不能 治 內 , 安 能 理 外 乎 ? 」      文 學 曰 : 「 行 遠 道 者 假 於 車 , 濟 江 、 海 者 因 於 舟。 故 賢 士 之 立 功 成 名 , 因 於 資 而 假 物 者 也 。 公 輸 子 能 因人 主 之 材 木 , 以 構 宮 室 臺 榭 , 而 不 能 自 為 專 屋 狹 廬 , 材不 足 也 。 歐 冶 能 因 國 君 之 銅 鐵 , 以 為 金 鑪 大 鍾 , 而 不 能自 為 壺 鼎 盤 杅 , 無 其 用 也 。 君 子 能 因 人 主 之 正 朝 , 以 和百 姓 , 潤 眾 庶 , 而 不 能 自 饒 其 家 , 勢 不 便 也 。 故 舜 耕 歷山 , 恩 不 及 州 里 , 太 公 屠 牛 於 朝 歌 , 利 不 及 妻 子 , 及 其見 用 , 恩 流 八 荒 , 德 溢 四 海 。 故 舜 假 之 堯 , 太 公 因 之 周, 君 子 能 修 身 以 假 道 者 , 不 能 枉 道 而 假 財 也 。 」      大夫說:我少年時上學,十三歲時,幸運地得到侍衛皇上的職位,在京師供職,後來一直做到公卿大夫的官位,得到俸祿和賞賜,如今有六十多年了。我自己車馬衣服的費用,一家老小和奴婢的開支,量入為出,節儉地過日子,把俸祿和賞賜一點一點地計劃安排,逐漸積蓄起來發家致富。所以,分地是一樣大小,只有能幹的人才能保守得住;分財是一樣多少,只有聰明的人才能安排使用好。白圭從事買賤賣貴的經營,子貢賺錢謀利,三度積財千金,難道一定要取之於民嗎?不過靠運用心計,盤算盈虧,利用物價漲落來牟取大利而已。 文學說:古代人不從事兩種職業,經常謀利就不能做官享祿,這樣,各行各業差別就不大,貧富就不會懸殊。那些高官厚祿又能謙讓的人,名聲就一天天高起來了;利用權勢去謀利的人,財富就一天天多起來了。如今,太不一樣了,有人獨佔湖池,壟斷山海,連拾柴割草的人也不能得到一點好處,行商坐賈的人也不能和他們爭錢財。子貢以普通人身份經商致富,孔子還責備他,何況利用權勢地位去追求財利呢?所以,古時候當官的只想到施行仁義來保住他的官位,不是為了權力來滿足他的慾望。 大夫說:山嶽有富饒的資源,百姓才能靠山吃山;河海有豐富的物產,百姓才能靠水吃水。小水池子,不能灌溉高田下澤,小樹椏杈,不能建築高樓大廈。小的東西包裹不了大的物品,收入少的供給不了大的開支。沒有自給不足而還能供給別人的。沒有不能自治而還能管理別人的。因之,善於替別人著想的一定會想到自己,你們文學連自己都管理不好,又怎麼能談得上治理國家呢? 文學說:走遠路的要依靠車子,渡江海的要利用船隻,因之,賢士之所以能立功成名,是因為有所憑藉也是善於利用條件的緣故。魯班能夠利用人主的木材來建築宮殿台閣,但不能給自己蓋一間簡陋的屋子,就是因為自己的木材不足。歐冶能夠利用國君的鋼鐵來鑄造金爐大鐘,但不能給自己造一些壺鼎盤盆,也是因為沒有可供使用的材料。君子能夠依靠皇上來安寧百姓,造福天下,但不能使自己發財致富,就是因為地位不允許的原故。所以,舜在歷山耕田的時候,他的恩惠還達不到他的鄉里,姜太公在朝歌宰牛為生的時候,連他的妻子也得不到一點好處,等到他們得到重用,恩惠流布全國,德澤洋溢天下。所以,舜是靠堯而起來的,姜太公是靠周文王而起來的。君子是能修身養性而助於先王之道的人,他是不能違背先王之道而求助於錢財的。 大夫說:謀利的途徑,觸處都是,自然財富,遍地都有,聰明的人利用了這些因而富足,愚蠢的人不懂得這些所以貧困。子貢搞囤積而馳名於諸侯,范..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