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梁‧劉勰《文心雕龍‧神思》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人之稟才,遲速異分;文之制體,大小殊功。相如含筆而腐毫,揚雄輟翰而驚夢,桓譚疾感於苦思,王充氣竭於思慮,張衡研京以十年,左思練都以一紀,雖有巨文,亦思之緩也;淮南崇朝而賦騷,枚皋應詔而成賦,子建援牘如口誦,仲宣舉筆似宿構,阮瑀據鞍而制書,禰衡當食而草奏,雖有短篇,亦思之速也。」   [譯文]     人的天賦不同,構思有快慢之別;文章的規模有大小,所用功力也就不同。司馬相如含筆構思而至筆毫腐爛,揚雄停筆以後而至出現惡夢,桓譚苦苦思索而終於生病,王充苦思焦慮而至氣衰力竭,張衡精研《二京賦》費時十年,左思鍛煉《三都賦》則有十二年:他們所寫固然是鴻篇巨制,但其構思的速度也確實是很慢的。淮南王劉安一個早上便寫成《離騷賦》,枚皋一接到詔令就寫好了賦作,曹植展紙落墨猶如背誦寫好的文章,王粲提起筆來則是胸有成竹,阮瑀馬鞍之上便寫成書信,禰衡飲宴之間已草成奏章:他們所寫雖為短篇,但其構思的速度也實在是很快了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劉勰司馬相如左思揚雄文心雕龍文心雕龍‧神思神思禰衡人之稟才,遲速異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