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楚襄王問於宋玉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曰︰「先生其有遺行歟?何士民眾庶不譽之甚也!」 楚王問宋玉說:「先生您難道在德行上有什麼缺失嗎?為什麼士人百姓對您議論的這麼厲害呢?」楚襄王,即楚頃襄王,也就是題目中的楚王,在位期間,寵幸令尹子蘭、上官大夫靳尚,迫害屈原等賢良忠信之士,把楚國的政治弄得腐敗不堪。宋玉是個具有正義感的人,此時在楚王身邊供職,也經常受到讒言毀謗。楚王的這一責問,便是從一個方面反映了這一情況。本文既是宋玉對楚王的答辯,當也屬駁論一類的文體。文章陡發兩問,首先擺出錯誤的論點,為下文批駁亮出靶子,這從駁論文的寫法上來說,原也平常,無足稱道。但這只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是,本文對錯誤論點的提出卻是很有講究的。文章並非寫楚王直截了當地對宋玉進行責難,而是轉彎抹角,借他人之口,用疑問的語氣將問題提了出來,這就顯得委婉而有風致。從這一問話中,我們也可窺見楚王一點狡黠之情。 那麼,宋玉該怎麼回答呢?   宋玉對曰:「唯,然,有之。」   楚王的責問固屬巧妙,而宋玉的回答更是新奇。宋玉分明要為自己辯解,可是聽了楚王的話語,卻連連點頭稱是,這就叫人摸不著頭腦。原來,楚王是個妒賢忌能的君主。在這樣的君主面前說話,自然應十分留意。如果宋玉的言詞唐突,勢必引起楚王的反感。這樣一來,宋玉不但達不到為自己辯解的目的,反而要惹出新的麻煩,把事情弄得更糟。現在宋玉以謙恭的態度,溫和的口氣,一連答上三語,這就造成楚王心理上的好感,穩住了楚王的陣腳。只有如此,才有機會把要說的話說了出來,並且叫楚王樂於聽了進去。由此看來,宋玉的回答,並非是隨意的應諾,實在是當時情勢的使然。「將飛者翼伏,將奮者足跼。」宋玉正是採用「以退為進」的戰術,先放寬一步,承認確有其事,然後慢慢辯駁,這就不但使自己的回擊顯得巧妙,而且非常有力。這樣寫,行文跌宕起伏,可給讀者造成懸念,使之急於追讀下文。所以說,宋玉的這一回答格外新奇,妙不可言。   願大王寬其罪,使得畢其辭。   兩句緊承上文而來。「寬其罪」應「有遺行」,「畢其辭」攝起下文。言詞委婉,為下文的辯解緩和氣氛。 且看宋玉是如何辯解?   客有歌於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阿〉、〈薤露〉,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引商刻羽,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而已。是其曲彌高,其和彌寡。   這段話的意思是:有一個在國都郢唱歌的人,他開始唱的曲調叫做〈下里〉、〈巴人〉,都城裡聚集攏來跟著唱的有幾千人;接著他唱〈陽阿〉、〈薤露〉,都城裡聚集攏來跟著唱的有幾百人。後來他唱〈陽春〉、〈白雪〉,都城裡聚集攏來跟著唱的不過幾十人了;最後客人引發「商」音,刻畫「羽」音,並以流動似的「徵」音相和,都城裡能跟著唱的不過幾個人罷了。這樣看來,歌曲越是高雅,那和唱的人也就越是稀少。 文章全不從正面辯解,而是憑空設想,運用虛筆,杜撰出這樣一個故事,說得有聲有色,煞有介事,使人如墮「五里霧」中,不明所向。但是,仔細一想,卻是了然。原來作者運用設比的方式,暗將自己比做最高級的曲調,把毀謗自己的流俗之士比作不識歌曲的「屬而和者」。歌曲越低級,「屬而和者」就越多;歌曲越高雅,「屬而和者」就越少。言外之意便是:像我宋玉這樣品行高尚的人,自然是不為流俗所容的,是一定要遭到別人的指責甚至毀謗的。   ~~~http://art.pch.scu.edu.tw/thyr_jang/gu_wen_xuan_jiang21.htm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宋玉楚襄王問於宋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