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欲與元八卜鄰先有是贈 白居易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平生心跡最相親,欲隱牆東不為身。 明月好同三徑夜,綠楊宜作兩家春。 每因暫出猶思伴,豈得安居不擇鄰。 可獨終身數相見,子孫長作隔牆人。   【賞析】 詩的前四句寫兩家結鄰之宜行。「牆東」、「三徑」和「綠楊」,都是典故。 「牆東」用「避世牆東王君公」典(事見《後漢書·逸民傳》), 「三徑」語出陶潛《歸去來辭》「三徑就荒,松菊猶存」句,都用來指代隱士居住的地方。 「綠楊」一句,則借南朝陸慧曉與張融比鄰舊事,表示欲與元氏卜鄰之意。 這四句說:你我是生平最知心最親密的朋友,彼此志趣相同,都渴望隱居生活而不謀求自身的功名利祿。既然如此,就讓我們結為鄰居吧,到那時,明月清輝共照兩戶,綠楊春色同到兩家。這幾處用典做到了「用事不使人覺,若胸臆語」(《顏氏家訓·文章》)。詩人未曾陳述卜鄰的願望,先借古代隱士的典故,對牆東林下之思做了一番渲染,說明二人心跡相親,志趣相同,一定會成為理想的好鄰居。 後四句寫自己卜鄰之懇切。詩人對朋友說:暫時外出,尚思良侶偕行;長期定居,怎可不擇佳鄰?必欲擇鄰,我捨君而求誰,君棄我其誰屬?一旦結鄰,不但終身可時常相見,子孫後代也能永遠和睦相處,豈不是更加令人神往?暫出,定居,終身,後代──襯托復兼層遞,步步推進,愈轉愈深;「豈得」,怎能也;「可獨」,何止也──反問一句,緊追一句,叫人不能不生實獲我心的同感。四句貌似說理,實為抒情;好像是千方百計要說服人家接受自己的要求,其實是在推心置腹地訴說對朋友的極端的渴慕,表現出殷切而純真的友情。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欲與元八卜鄰先有是贈白居易純真的友情古代隱士的典故平生心跡最相親極端的渴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