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歐陽修-青玉案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一年春事都來幾。早過了、三之二。 綠暗紅嫣渾可事。綠楊庭院, 暖風簾幕,有個人憔悴。   買花載酒長安市。又爭似、家山見桃李。 不枉東風吹客淚。相思難表, 夢魂無據,惟有歸來是。     這是一首傷春懷鄉詞。 上片寫賞花傷春。“一年”二句交待“春事”已過三分之二,“綠喑紅嫣”,講暮春尚余可心樂事之景,暗寓了“夕陽無限好”之意。“綠楊”二句以鏡頭推進的方式,穿庭院,開簾幕,再映出一個憔悴之人。是誰呢? 聯繫下片“相思難表”來看,顯然是詞人的愛妻。這幾句是詞人賞花傷春而聯想到如花愛妻的紅顏憔悴,遂引發下片之懷人思歸。“買花”二句,將“長安買花”與“家山桃李”對照、比較,顯示出對家鄉愛妻的深情與愛重。“不枉”句,講不要錯怪春風吹落了感傷的淚水,詞人沒有像一些詞家怨天尤物,責備春風惹恨,花草添愁,而是樸厚、坦誠地講:“相思難表,夢魂無據”。最後詞人表示而今唯有歸返家鄉最好,趁桃李芳華,享受團圓美滿,以慰藉孤獨、寂寞,流露出對仕途遷延的厭倦。全詞語言渾成,感情真摯,情思由近及遠,構思新巧。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歐陽修青玉案傷春懷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