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永州八記之一:始得西山宴遊記 (柳宗元)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原文】    自余為僇人〔1〕,居是州,恆惴慄〔2〕。其隙也〔3〕,則施施〔4〕而行,漫漫〔5〕而遊。日與其徒〔6〕上高山,入深林,窮迴谿。幽泉怪石,無遠不到;到則披〔7〕草而坐,傾壺而醉;醉則更相枕以臥,意有所極,夢亦同趣〔8〕;覺而起,起而歸。以為凡是州之山有異態者,皆我有〔9〕也,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坐法華西亭,望西山,始指異之〔10〕。遂命僕人過湘江,緣〔11〕染溪,斫榛莽,焚茅茷,窮山之高而止。攀援而登,箕踞而遨〔12〕,則凡數州之土壤,皆在衽席之下。其高下之勢,岈然洼然〔13〕,若垤〔14〕若穴;尺寸千里,攢蹙〔15〕累積,莫得遯隱〔16〕;縈青繚白,外與天際,四望如一。然後知是山之特立,不與培塿〔17〕為類。悠悠乎與灝氣〔18〕俱,而莫得其涯!洋洋乎與造物者遊,而不知其所窮!引觴滿酌,頹然就醉,不知日之入,蒼然暮色,自遠而至,至無所見,而猶不欲歸。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然後知吾嚮〔19〕之未始遊,遊於是乎始,故為之文以志。是歲,元和四年也。   【註釋】 〔1〕僇人:罪人。 〔2〕惴慄:憂懼貌。 〔3〕隙:閒暇之時。 〔4〕施施:緩行貌。 〔5〕漫漫:隨意、無目的地。 〔6〕徒:同事。 〔7〕披:用手撥開。 〔8〕意有二句:心中所想到的,夢中也同樣到那裡。趣,同趨。 〔9〕皆我有:都為我所領略、欣賞。 〔10〕指異之:指點稱道其異。 〔11〕緣:沿著。 〔12〕箕踞而遨:隨意而坐,舉目遠望。 〔13〕岈然洼然:岈然是山峰高聳貌;洼然是山谷凹陷貌。 〔14〕垤:蟻穴外隆起的土堆。 〔15〕攢蹙:景物收攏聚集在一起。 〔16〕遯隱:遁隱。 〔17〕培塿:小土丘。 〔18〕灝氣:天地自然之氣。 〔19〕嚮:從前。   【語譯】   自從我成了罪人,住在永州以後,時常感到憂懼;如有空閒,就慢慢地走著,隨意地遊逛,每天和同伴們登上高山,進入深幽的樹林,走完彎彎曲曲的溪流;凡是有清幽泉水,和奇特岩石的地方,不論多遠,沒有不到達的。到達以後,就撥開雜草坐在地上,倒出壺中的酒喝得酩酊大醉;醉了就互相把頭靠在他人身上躺著。心裡想到的地方,夢境也跟著前往。醒了就起來,然後踏上歸途。總認為所有這個州的山景具有特殊形態的,我都遊過了,卻從不知道西山奇異的景色。     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因為坐在法華寺西邊的亭子裡,眺望西山,我才對它感到好奇,就叫僕人一起渡過湘江,沿著染溪,砍去叢生的樹木,燒掉茂密的雜草,直到最高的山頂上才停下來。用手攀爬著上去,然後伸直兩腿坐下來遊賞景物,這時所有附近幾州的土地,都在我們坐席下面了。那高低起伏的地勢,有的凸起有的凹下,像土堆,像洞窟。在距離尺寸的雙眼中看到範圍千里的景物,聚集收縮在一起,都不能逃出我們的眼界。到處繚繞著青山白雲,外邊和天空相接,向四面看去都是一樣的景色。這時候,我才知道西山獨特不凡,和那些小山是不同類的。它悠遠遼闊地和天地大氣同在,看不到它的邊際。廣大浩瀚地和造物主宰同遊,無法得知它的盡頭。我們拿著酒杯倒滿了酒,直喝到大醉倒下來,不知道太陽已經下山了。黑蒼蒼的暮色,從遠處漸漸來到。等到什麼都看不見時,卻還不想回去。心念凝定、形體解脫,跟萬物無形中融合在一起了。這時,才知道我以前根本不曾遊覽過。真正的遊覽是從這次開始,所以我寫了本文來記載這件事。這一年是元和四年。   【賞析】   〈始得西山宴遊記〉列於永州八記之首,本文寫於永貞政變之後第 四年,也就是柳宗元流放於永州之後的第四年 。   柳宗元進入仕途之後 ,一心以發揚聖道為己任。 於是他激濁揚清 力圖改革,想要肅清當時污煙瘴氣的朝廷風氣。無奈天不從人願,保守 黨士力不斷反撲,並且鏟除異己不遺於力,在保守勢力再度抬頭之後, 即格除新黨領袖王叔文等人,並流放柳宗元,劉禹錫等八人,至偏遠地 方擔任司馬一職。   柳宗元貶謫永州之後,在中央的勢力被連根拔除,昔日的政治理想 完全破滅,其心情困頓抑鬱不言而喻。再加上永州地處偏荒,氣候濕潤 ,蠻人蠻語溝通不便,這些因素全使得他的心志更加消沉,於是,落寞 的靈魂,只好寄情於山水之中,求得一時的快慰。   本文可分為三大段落,在布局上由實筆而虛筆,由寫景到寫意,藝 術技巧渾然天成 。   第一段「自於為僇人……而未始知西山之怪特」。柳宗元在文中先 點出了「恆惴慄」的心情,而下文他又極力鋪寫他是如此心醉於山水之 美。前者「恐懼」,後者「欣喜」,這兩者情緒同時撞擊他的心靈,使 漂蕩的靈魂成現極度的不穩定感,一個終日恍恍不安的人,能盡興於山 水之樂嗎?─當然不能。因此第一段是以反筆入手,以昔日之未始遊, 帶出了今日「始得」的涵意。   第二段「今年九月二十八日……四望如一」。本段最主要是寫遊西 山的經過,而對西山景色的描寫,更是有其佳勝之處。本段由,「始指 異之」的始字開展,由正面點出了「始得」的真意。柳宗元剎那間發現 了西山的奇特,於是開始一連串的登山活動,他們一行人「過湘江,緣 染溪,斫榛莽,焚茅筏」一直攀登到高山頂端才停止。而登上高山後他 看到了「凡數州之土壤,皆在席之下」、「其高下之勢,岈然窪然,若 垤若穴」、「尺寸千里,攢簇累積,莫得遁隱」,這一段文字,不正面 言西山之高,而由反襯的方式,描寫西山高山的優勢。接下來,放眼望 去「縈青繚白,外與天際,四望如一」,不管任何角度望去,西山的特 立高聳都給人一種超然拔卓的感受,於是本段末下了一個西山「不與培 塿為類」的結論。此一結論一方面寫實的描繪了西山的情景,但一方面 他也暗喻了他的卓然獨立、不隨俗沉淪的心境。   第三段「悠誘乎與灝氣俱……於是始乎遊」。本段是述寫他遊西山 後精神的感受。由於西山景色是如此妙不可言,因此柳宗元登上西山後 ,體驗了一種新的人生意境。昔日遊山,山是山,我是我,主客二體強 烈對峙,因而未能淨濾「恆惴慄」的心情;而今物我合一,柳宗元的心 境融入了悠忽縹緲的山水中,放下政場失意的困頓抑鬱之情,而到達了 「心凝形釋,與萬化冥合」的情境。於是他「引觴滿酌,頹然就醉」, 讓自己縱情於山水之中。就作者而言,由「恆惴慄」到「心凝形釋,與 萬物冥合」,這一連串心路歷程的轉化,同時也代表了精神境界的提升 。於是,他從消沉中解脫出來,尋找新的生命契機,尋找人生新的出路 。   本篇遊記佈局巧妙,以「未始」入筆,以「始遊」收筆緊扣題意發 揮。在寫景狀物上,語言清麗、譬喻精當,能自出杼機而不落俗套。而 情景相融,物我兩忘的化境,讀來更是美不勝收。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始得西山宴遊記岈然洼然柳宗元永州八記灝氣箕踞而遨遯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