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涸轍之鮒的由來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畢竟題目只是節錄原文,完整如下:   莊周家貧,故往貸粟於監河侯。監河侯曰:「喏,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莊周忿然作色曰:「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周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周問之曰:『鮒魚來!子何為者耶?』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鬥升之水而活我哉?』周曰『諾!我且南遊吳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與,我無所處。吾得鬥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於枯魚之肆!』」 —選自《莊子•外物》   語譯: 莊周家境貧寒,所以就找監河的官去借糧。監河官說:「好,我將要得到封地的租金,那時我借給你三百錢,可以嗎?」莊周氣得臉都變了顏色地說:「我昨天來的時候,聽到有人在道路中間呼喚。我回頭看,發現車輪印裡有條鮒魚在那兒。我問它:『鮒魚!你是什麼原因來到這裡的呢(你是何人)?』鮒魚回答說:『我是海神的臣子,您有一點水來救活我嗎?』我說:『好,我將往南去拜訪吳越的君主,引西江的水來迎接你,怎麼樣?』鮒魚生氣得臉色都變了,說:『我失去了我常待著的水,沒有地方安身,我只要一點水就能活了,你竟然這樣說,乾脆不如早點到賣魚的店裡去找我吧!』」   這也是成語「涸轍之鮒」的由來。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莊周枯魚之肆涸轍監河侯曰邑金鬥升之水鮒魚周昨來忿然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