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滿井遊記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滿井遊記                  袁宏道 燕地寒,花朝節(每年農曆二月十二日)後,餘寒猶厲。凍風時作,作則飛沙走礫。局促(受約束)一室之內,欲出不得。每冒風馳行,未百步輒返。 廿二日,天稍和,偕數友出東直(北京城東直門),至滿井。高柳夾堤,土膏(肥沃的土地)微潤,一望空闊,若脫籠之鵠(自己的心情像籠子裡逃出的天鵝)。於時 冰皮始解,波色乍(開始)明 鱗浪層層(水光如魚麟一樣波浪層層),清澈見底,晶晶然如鏡之新開,而冷光乍出於匣(鏡匣)也。山巒為晴雪所洗,娟然(美好貌)如拭, 鮮妍(|ㄢˊ;豔麗﹑美好)明媚, 如倩女之靧(ㄏㄨㄟˋ;洗)面,而髻鬟(ㄏㄨㄢˊ;婦女頭髮挽成中空環形的一種髮髻)之始掠(剛剛梳過)也。 柳條將舒未舒,柔梢披風,麥田淺鬣(ㄌ|ㄝˋ;獸頸上的長毛;形容麥苗)寸許。 遊人雖未盛,泉而茗者,罍(ㄌㄟˊ;盛酒的容器;指喝酒)而歌者,紅裝而 蹇(ㄐ|ㄢˇ;跛腳、行動不便;亦指騎驢子)者,亦時時有。風力雖尚勁,然徒步則汗出浹背。 凡曝沙之鳥(在沙灘曬太陽的鳥), 呷(ㄒ|ㄚˊ;喝、飲)浪之鱗(飲水的魚隻),悠然自得, 毛羽鱗鬣(指鳥與魚)之間,皆有喜氣。始知郊田之外未始無春,而城居者未之知也。 夫能不以遊墮(荒廢)事,而蕭然(瀟灑)於山石草木之間者,惟此官也。而此地適與余近,余之遊將自此始,惡(ㄨ;如何)能無紀(記錄)? 己亥(萬曆二十七年,西元1599年)之二月也。   語譯 北京一帶寒冷,花朝節之後,冬天留下來的寒氣仍然厲害。冷風時時颳起,颳起時就飛沙走石。那時人的作用中便侷限在房子裡面,想出門也不能。每次冒著冷風快步行走,不上百步,就要傳回室內。 二月二十二日,天氣稍為和暖,(我)聯同幾個朋友出東直門。到了滿井,看見高高的柳樹夾著河堤,田地肥沃,微微溼潤,眼前一片空闊,心情像離開了籠子的天鵝。這時水面的冰剛融解,水色開始明朗,像魚鱗的波浪紋一層一層,水清澈見底,湖面亮晶晶的好像新開啟匣的鏡子,一股冷光從匣中閃出。山巒被晴雪洗過,美麗得像拭擦過一樣。鮮明、美麗、明媚的樣子,好像剛洗過面和剛理好髮的美女。柳葉在要舒展與未舒展之間,柔軟的枝條迎風吹散。麥田裏有好像短馬鬃毛的苗,約有一寸長。遊人雖還未多,但汲取泉水煮茶的,拿著酒杯唱歌的,穿著紅裝騎驢的,亦時時見到。風力雖然仍強,但是徒步行走就使人出汗,溼透脊背。所有在沙灘上曬太陽的鳥兒,在水里吸著水波的魚兒,都悠閑自得,好像在牠們的羽毛和鱗鰭之間都洋溢著喜氣。這時我才知道郊野之外,未嘗沒有春天,祇是住在城裏的人 不知道這情形罷了。   能夠不因為遊山玩水而耽誤正事,瀟洒地徜徉於山石草木之間,祇有我“教授”這種官職。而滿井這地方剛好和我的居所距離近,我的遊山玩水將從這個地方開始,又怎能沒有記錄的文章呢!乙亥年二月。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燕地寒花朝節袁宏道滿井遊記滿井遊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