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漢樂府·《巫山高》--原文與翻譯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漢樂府·《巫山高》           巫山高,高以大;           淮水深,難以逝。           我欲東歸,害梁不為?           我集無高曳,水何湯湯回回。           臨水遠望,泣下沾衣。           遠道之人心思歸,謂之何! 從“難以逝”一句發揮,集中寫水。從“我欲東歸”一句,知道詩人的家鄉在淮水下游,他要歸家,必得走水路。在他產生“欲東歸”的想法的同時,殘酷的現實便像特寫鏡頭一般推到他眼前,他不禁驚叫:“害梁不為?”原來這淮水沒有橋梁!他被當頭澆下一盆冷水。然而,詩人心中尚存一星希望之火,就又想:我何不乘船歸去?可是,船呢?“我集無高曳,水何湯湯回回”二句含著悲和怨。上一句是悲傷的自語;下一句則銜怨于淮水:你為什麼老是那樣“湯湯回回”地奔流不息,莫不是有意跟我作對!這是一種絕望的心情。過河沒有橋,渡水沒有船,滿心希望全化作泡影。無奈,詩人唯有“臨水遠望”:水天的盡頭,有他的父母兄弟,..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泣下沾衣淮水深漢樂府臨水遠望遠道之人心思歸集中寫水難以逝高以大害梁不為巫山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