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漢樂府與新樂府比較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題目問的事是"六朝新樂府"喔!以下是網路上找的資料:所謂新樂府辭,和漢、魏的樂府是很不相同的。 漢、魏樂府的題材是很廣賾的,從思歸之嘆,孤兒之泣,挽悼之歌,以至戰歌、祭神曲,無所不包括。 但新樂府辭便不同了。 她只有一個調子,這調子便是少年男女的相愛。 她只有一個情緒,那便是青春期的熱戀的情緒。 然而在這個獨弦琴上,卻彈出千百種的複雜的琴歌來,在這個簡單的歌聲裡,卻翻騰出無數清雋的新腔出來。 差不多要像人類自己的歌聲,在一個口腔裡,反反覆覆,任什麼都可以表現得出。 新樂府辭的起來,和《楚辭》及五言詩的起來一樣,是由於民間歌謠的升格。 郭茂倩《樂府詩集》及馮惟訥《古詩紀》皆別立一類,不和舊樂府辭相雜。 他們稱之為“清商曲辭”。 這有種種的解釋。 “清商樂一曰清樂。”這話頗可注意。 所謂“清樂”,便是“徒歌”之意罷(《大子夜歌》:“絲竹發歌響,假器揚清音。不知歌謠妙,聲勢出口心”,可為一證)。 故不和伴音樂而奏唱的舊樂府辭同列。 蓋凡民歌,差不多都是“徒歌”的。 在“清商曲”裡,有江南吳歌及荊楚西聲,而以吳歌為最重要(至今吳歌與楚歌還是那麼以婉曼可愛)。 “吳聲歌曲”當是吳地的民歌。 其中最重要的為《子夜歌》。 “西曲歌”為“荊楚西聲”,其情調與組織大都和“吳聲歌曲”相同。 其中重要的歌調,有《三洲歌》、《采桑度》、《青陽度》、《孟珠》、《石城樂》、《莫愁樂》、《烏夜啼》、《襄陽樂》等。和《子夜》、《讀曲》的情調是沒有什麼殊別的。 所不同者,“西曲歌”為長江一帶的情歌,故特多水鄉、別離的 ​​風趣耳。  這些民歌的風調,很早的便侵入於文人學士的歌詩裡去。 所謂“宮體”,所謂“春江花月夜”等等的新調,殆無不是受了“新樂府辭”的感應的。 http://translate.google.com.tw/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gz.eywedu.com/Philology/05%25E3%2580%258A%25E4%25B8%25AD%25E5%259B%25BD%25E6%2596%2587%25E5%25AD%25A6%25E5%258F%25B2%25E3%2580%258B%25EF%25BC%2588%25E6%258F%2592%25E5%259B%25BE%25E6%259C%25AC%25EF%25BC%2589%25E9%2583%2591%25E6%258C%25AF%25E9%2593%258E%25E3%2580%2580%25E8%2591%2597/016.htm&ei=lfrLTdHoFZLcvQPr8PXgBQ&sa=X&oi=translate&ct=result&resnum=2&ved=0CCUQ7gEwAQ&prev=/search%3Fq%3D%25E5%2585%25AD%25E6%259C%259D%25E6%2596%25B0%25E6%25A8%2582%25E5%25BA%259C%26hl%3Dzh-TW%26sa%3DG%26biw%3D1280%26bih%3D888%26prmd%3Divns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漢樂府新樂府樂府比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