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獎懲應避免或少用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根據康德的嚴肅主義的道德哲學,道德之所以為道德是至高無上的,不能完全憑藉功利主義式的獎賞或懲罰(Instrumental rewards and punishments)來推動道德教育。 他認為懲罰,尤其是體罰應絕對禁止,這容易養成一種奴隸氣質(Indoles servilis; a slavish disposition);至於:「對兒童的獎賞,也是沒有什麼成效的;反足以養成其自私心理,會使他產生出一種傭工的氣質(Indoles mercenaria; the disposition of a hireling)。」(註六)。 可見康德絕對不贊成一種奴性的道德教育;也不贊成道德賄賂。這是一種嚴肅主義的理想。不過,他為了適應他律期的行為訓練,他認為「道德懲罰」(有如盧梭式的「自然懲罰」)是可以採行的;例如,不理兒童的無理要求,將犯過者暫時隔離等等。 總之,康德的教育見解,如作為一種啟示性的教育智慧來說,迄今仍有頗多可採行者。新時代的教師同道,因教育專業的訓練,當可藉新知印證康德之說。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道德懲罰嚴肅主義自然懲罰道德哲學傭工的氣質奴隸氣質康德懲罰獎懲應避免或少用盧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