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瓦爾多(Waldo)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精修 (一) : *有關於瓦爾多(Waldo)之重要事蹟及其名言 : 1. 瓦爾多 ( Waldo ):「最早」使用「行政國」名詞的「學者」。 → 行政學者瓦爾多 ( Waldo ) 在 1948年出版《行政國 : 美國行政學的政治理論研究》一書,成為「最早」使用「行政學」名詞的人士 - 瓦爾多 ( Waldo ) 的「用意」是在於強調「現代行政」的「成長」可以做「一門學術研究」。 2.瓦爾多 ( Waldo ):於1961年曾撰文指出,「組織理論」的「研究」宛如「瞎子摸象」-「各說各話」,毫無「一致」的「看法」和「分析架構」。 3. 瓦爾多 ( Waldo ): 於「1968年」創立「新公共行政」。 4. 瓦爾多 ( Waldo ):曾說 : 以「工具哲學」( 工具理性 ) 為「基礎」的「政治」與「行政」-「分離公式」猶如「自製」的「束身襯衣」,限制了「自己」的「胸懷」與「呼吸」。 → 賽蒙 ( Simon )、古德諾 ( Goodnow )、古立克 ( Gulick ) 等三位,均為「傳統科學管理時期」與「行為科學時期」的學者,自然會主張「行政」與「政治」-「分立論」,主張「工具理性」;而瓦爾多 ( Waldo ) 為「新公共行政運動」的「倡導者」,自然會強調「行政」與「政治」-「合一」,主張「實質理性」。 5. 瓦爾多(Waldo):在「公共行政」即「政治學時期」-「行政學」已成為「次等公民」。 6. 瓦爾多(Waldo):於1975年直陳,「公共行政最核心」的「問題」應該是 :「行政」與「政治」的「關係」,並「斥責」道 :「公共行政」面臨「認同危機」( Identity Crisis ),雖然「大肆擴張」其「邊緣」,卻「沒保留並創造核心」。而且迄今此種狀況仍沒有改善的跡象,不管「公共行政」長久以來的「一致性核心課題」為何,其應「維持」一個「學術」的「正統領域」,只有「獨立」的「地位」,才能顯示「本身學術」的「健全」與「活力」。 7. 瓦爾多(Waldo): 指出影響「當代公共事務」之「眾多因素」中,「科層」與「民主」兩大「主要力量」的「互動」居功厥偉。 8. 瓦爾多(Waldo):曾對於「科層體制」與「民主政治」之「衝突」,予以「傳神」的「形容」說 :「歷史」為「政府」帶來了兩項傳統,「政治」是「希臘」的;「行政」是「羅馬」的。 9. 瓦爾多 ( Waldo ):於《公共行政的事業》一書中將「國家功能」分為 (1)「服務國家」、(2)「獎勵國家」、(3)「管制國家」及 (4)「福利國家」。 → 惟經由近幾年的觀察, 瓦爾多(Waldo)認為應設計另一種「較佳」的「國家功能」- (5)「公正國家」( Equity State ) ,以符合「時代之需」。 10. 瓦爾多 ( Waldo ):指出,「未來」的「官僚型態」必須兼顧 (1)「服務性官僚」、(2)「參與式官僚」與 (3)「代表性官僚」三種「角色」與「功能」。 → 相對地,「行政官僚」應扮演「專業菁英」的「角色」,具有Ⅰ「主導政府決策地位」;Ⅱ同時也須「建立行政倫理規範」;Ⅲ「培養獨立思考判斷」之「能力」;Ⅳ「捍衛憲政精神」。 11. 瓦爾多(Waldo):「真正有效率」的「政府」必定是「民主的」,其必須滿足人民的需要;同時,真正民主之政府必定是效率的:其能敏感地察覺人民的需要,且以知識、誠實、正直、經濟等實現人民的意志。 12. 瓦爾多 ( Waldo ):晚近「行政倫理」的「倡導」成為「政治教育典範」的「核心課題」,但是,箇中的「推動搖籃」且「為未來發展樹立良好根基」者,應推瓦爾多(Waldo)-「民主行政」的「貢獻」。 13. 瓦爾多(Waldo):如果「行政」是「現代政府」的「核心」,則「20世紀」的「民主理論」勢必須強調「民主行政」(強調「社會公平」)。 14. 瓦爾多(Waldo):「民主政治」是「可欲的」;「官僚制度」卻又是「必須的」,兩者「來源」雖「不同」,卻又能夠加以「調和」,而使「民主行政」得以「建制」。 15. 瓦爾多(Waldo):「公共行政」不能也不該成為一門「嚴格意義」的「專業」,而應成為如「醫學」般結合「科學」與「藝術」、「理論」與「實務」、「研究」與「應用」之「多學科集合體」。 16. 瓦爾多(Waldo):「公組織」、「私組織」的「明顯區分」已「漸漸成為過去」,這兩者正朝向「模糊」與「結合」的方向發展。 → 因此,「第三部門」構成了「公組織」、「私組織」之間「大片」的「模糊地帶」。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瓦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