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石壕吏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 傍晚投宿於石壕村,在夜裡有官吏來捉人。 老翁逾墻走,老婦出門看。 老翁翻牆逃走,老婦走出去應對。 吏呼一何怒 ! 婦啼一何苦! 官吏喊叫的聲音是那樣的凶,老婦啼哭的情形是那樣的淒苦 聽婦前致詞:“三男鄴城戍。 我聽到老婦上前說“我三個兒子都服役去參加圍困鄴城之戰。 一男附書至,二男新戰死。 其中一個兒子託人捎了信來,其中兩個新近戰死。 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 活著的人暫且偷生,死的人則永遠逝去。 室中更無人,惟有乳下孫。 家中再也沒有什麼人丁了,只有個吃乳的小孫子。 有孫母未去,出入無完裙。 因為有小孫子,所以兒媳婦沒有離開這個家,但進進出出沒有一條完好的裙子。 老嫗力雖衰,請從吏夜歸。 老婦我雖然身體衰弱,請允許我跟從您夜歸。 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 趕緊應付河陽需要的勞役,現在還趕得上作早炊。” 夜久語聲絕,如聞泣幽咽。 入夜已說話的聲音也消失了,但好像聽到低聲哭泣抽咽。 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 天亮後我繼續趕前面的路程,只能與逃走回來的老翁告別。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天明登前途,獨與老翁別急應河陽役,猶得備晨炊石壕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