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祭鱷魚文--韓愈 唐 韓愈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祭鱷魚文--韓愈 唐 韓愈 維年月日,潮州刺史韓愈,使軍事衙推奏濟,以羊一豬一,投惡谿之潭水,以與鱷魚食,而告之曰:   「昔先王既有天下,烈山澤,罔繩擉刃,以除蟲蛇惡物,為民害者,驅而出之四海之外。及後王德薄,不能遠有,則江漢之閒,尚皆棄之,以與蠻夷楚越,況潮嶺海之閒,去京師萬里哉?鱷魚之涵淹卵育於此,亦固其所。   今天子嗣唐位,神聖慈武。四海之外,六合之內,皆撫而有之。況禹跡所揜,揚州之近地,刺史縣令之所治,出貢賦以供天地宗廟百神之祀之壤者哉?   鱷魚!其不可與刺史雜處此土也!刺史受天子命,守此土,治此民。而鱷魚睅然不安谿潭,據處食民畜,熊豕鹿獐,以肥其身,以種其子孫;與刺史抗拒,爭為長雄。刺史雖駑弱,亦安肯為鱷魚低首下心。伈伈睍睍,為民吏羞,以偷活於此耶?且承天子命以來為吏,固其勢不得不與鱷魚辨。   鱷魚有知,其聽刺史言!潮之州,大海在其南。鯨鵬之大,蝦蟹之細,無不容歸,以生以食,鱷魚朝發而夕至也。今與鱷魚約:盡三日,其率醜類南徙於海,以避天子之命吏!三日不能,至五日;五日不能,至七日;七日不能,是終不肯徙也;是不有刺史,聽從其言也;不然,則是鱷魚冥頑不靈,刺史雖有言,不聞不知也。夫傲天子之命吏,不聽其言,不徙以避之,與冥頑不靈而為民物害者,皆可殺。刺史則選材技吏民,操強弓毒矢,以與鱷魚從事,必盡殺乃止。其無悔!」 二、翻譯 某年某月某日,潮州刺史韓愈派遣軍事衙推秦濟,把一隻羊、一隻豬,投進惡溪的深水中,給鱷魚吃,同時勸戒它們說:   從前五帝三王統治了天下,焚燒山野裡的草木,結繩為網,使用鋒利的刀槍,去掉危害民間的蟲蛇惡物,把它們趕到四海以外的地方。到了東周以後的君王,德行淺薄,不能領有遠處的地方,就是長江和漢水流域的土地,尚且拋棄給了蠻、夷、楚、越,何況潮州在五嶺和大海的中間,距離京師萬里呢?鱷魚在這裡潛伏、繁殖,也本來是自然的。   現在的天子繼承唐朝的帝位,神聖仁慈而又英武,四海之外,宇宙以內的地方,都屬唐朝安撫和統治。何況潮州是大禹的足跡所曾經到達過的古代揚州相鄰的地方,是刺史、縣令所治理的區域,是進呈貢物,繳納捐稅,以供天子對天地、祖宗和各種神明的祭祀的地方呢!鱷魚是不能跟刺史同住在這個地方的。刺史受了天子的命令,鎮守這塊土地,管理這裡的百姓,而鱷魚膽敢不安分守己,潛伏在溪底,卻盤據在棲息之處,吃掉老百姓的牲口和熊、豬、鹿、獐一類野物,來養肥自己的身體,繁殖自己的子孫;和刺史抗拒,要爭個上風,刺史即使無能懦弱,又怎肯對鱷魚低頭屈服,膽小怕事,給治理人民的官吏們丟臉,在這裡苟且偷生呢!而且我奉皇上命令來這裡做官,因此不能不和鱷魚說清道理。   鱷魚有知,且聽刺史的話:潮州這地方,大海在它的南面,大到鯨魚和大鵬,小到蝦子和螃蟹,沒有哪一種不可以在大海浬安居樂業,在那裡生存,在那裡吃喝;鱷魚從惡溪早上動身晚上就可以到那裡。現在,我和鱷魚約定:三天之內,希望你帶領你的同伴向南邊遷移到大海去,避開皇上派來治理百姓的官吏,三天不行,就五天;..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