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種樹郭橐駝傳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種樹郭橐駝傳 柳宗元 郭橐駝(ㄊㄨㄛˊ ㄊㄨㄛˊ),不知始何名。病僂(ㄌㄡˊ;曲背),隆然伏行,有類橐駝(駱駝的別名)者,故鄉人號之「駝」。駝聞之,曰:「甚善!名我固當。」因捨其名,亦自謂橐駝(ㄊㄨㄛˊ ㄊㄨㄛˊ;駱駝的別名)云。 郭橐駝,不知道本來叫甚麼名字。他得了背脊彎曲的疾病,背部隆起,彎著腰走路,好像駱駝的樣子,所以同鄉的人叫他「橐駝」。橐駝聽了說︰「很好。用這個名字叫我確實恰當。」於是放棄了他的本名,也自稱「橐駝」。 其鄉曰豐樂鄉,在長安西。駝業種樹,凡長安豪富人為觀游(遊)及賣果者,皆爭迎取養。視駝所種樹,或移徙,無不活;且碩茂,蚤(早)實以蕃(繁盛)。他植者(其它種植者)雖窺伺傚慕,莫能如也。 他的家鄉叫豐樂鄉,在長安西郊。橐駝以種樹為職業,凡是長安的豪門富戶修建觀賞游覽的園林,還有賣水果的人,都爭著請他回家代為種樹。看橐駝所種的或者移植的樹木,沒有活不成的,而且高大茂盛,果實結的又早又多。其他種樹的人雖然偷偷觀察仿傚,卻沒有人能及得上他。 有問之,對曰:「橐駝非能使木壽(使樹木長壽)且孳(ㄗ;滋生、繁殖)也,以能順木之天(自然本性),以致其性焉爾(罷了)。凡植木之性,其本欲舒(樹根希望舒展),其培欲平(覆蓋泥土要平均),其土欲故(移樹時要多帶點舊土),其築欲密(新培的樹泥土要堅實)。既然已,勿動勿慮,去不復顧(不用回頭再照顧)。其蒔(ㄕˊ;種植)也若子(兒女),其置也若棄,則其天者全,而其性得矣。故吾不害其長而已,非有能碩而茂之也。不抑耗(抑制損害)其實而已,非有能蚤而蕃之也。他植者則不然:根拳而土易(彎曲樹根而更換土壤)。其培之也,若不過焉則不及;苟有能反是者,則又愛之太殷(太過周到),憂之太勤,旦視而暮撫,已去而復顧。甚者爪其膚以驗其生枯,搖其本以觀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離矣。雖曰愛之,其實害之;雖曰憂之,其實讎之。故不我若也(所以不如我),吾又何能為哉?」 有人問他原因,他回答說︰「我沒有秘訣令樹木活得長久、繁殖得快,只不過是順從樹木自然生長的天性,讓它們按照自己的習性發展成長而已。一般來說種樹的方法是︰樹根要舒展,培土要平整,保留一些原土,圍基的竹要緊密堅固。完成這些,就不要再去動它、擔心它,離開它不必再去照管。移植時要像照顧子女一樣,栽好後就如將它扔掉一樣,那樣樹木的天性便能得以保全,自我生長的天性便能得以發展。因此我只是不妨害它們生長罷了,並沒有使它們長得高大茂密的秘訣;只是不抑制和損害它們的果實罷了,並沒有使果實結得又早又多的本領。其他種樹的人則不是這樣︰樹根彎曲而土壤都換成新的,培土不是過多便是太少。縱使有人能夠不這樣做,卻又對樹木過於愛惜和擔憂,早上看看,黃昏摸摸,已經離開了又回來看看。更嚴重的是還要用指甲劃破樹皮檢查它的死活,搖動根莖看看樹種得鬆動還是結實,這樣就日益背離樹木的天性了。雖說是愛護它,其實是傷害它,雖說是替它擔心,其實是把它當作仇敵,所以他們種的樹及不上我。我又哪裡有什麼特殊的本領呢?」 問者曰:「以子之道,移之官理(這種樹的道理,運用於治理百姓),可乎?」 問他的人說︰「把你種樹的道理,轉用到官吏治理百姓上,行嗎?」 駝曰:「我知種樹而已,官理非吾業也。然吾居鄉,見長人者,好煩其令,若甚憐焉,而卒以禍。旦暮,吏來而呼曰:『官命促爾(你)耕,勗(ㄒㄩˋ;鼓舞、勉勵)爾植,督爾穫,蚤繰(ㄙㄠ;煮繭抽絲)而緒(絲頭),蚤織而縷(ㄌㄩˇ;線、麻線),字(愛;指撫養)而幼孩,遂(長成)而雞豚!』鳴鼓而聚之,擊木而召之。吾小人輟飧(ㄙㄨㄣ;停止煮熟的飯菜)饔(ㄩㄥ;熟食)以勞吏者,且不得暇,又何以蕃(繁殖)吾生安吾性耶?故病且殆。若是,則與吾業者,其亦有類乎?」 橐駝說︰「我只是會種樹罷了,當官治民並非我的事業啊。不過,我住在鄉間,見到當官的人喜歡不斷地發布政令,好像很愛惜百姓,結果卻給大家帶來災禍。每天差役來到村中喊叫︰「官長命令我催促你們耕田,勉勵你們種植,監督你們收割,快點煮繭抽絲,早些紡紗織布,養育好你們年幼的兒女,餵好你們的雞和豬。」擊鼓集合百姓,敲梆子召來眾人。我們小百姓騰出所有吃飯的時間來應酬差役尚且不足夠,又怎麼能使人口興旺,生活安定呢?百姓因此困苦、貧乏。像這種情況,則和我的行業大概也有相似的地方吧﹗」 問者嘻曰:「不亦善夫!吾問養樹,得養人術。」傳其事以為官戒也。   發問的人讚嘆說︰「這不是很好嗎﹗我問種樹的方法,卻得到治民之道。」我便記下這件事,作為官吏的鑑戒。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種樹郭橐駝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