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第二代年鑑學派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布勞岱爾受到費弗爾等第一代年鑑學派史家的影響,在歷史研究上主張從地理時間、人文時間、各別時間三個層次來探討。以《菲利浦二世時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為例,他不像傳統的歷史寫作,以政治、軍事史為主,而是先從地理環境出發,其次探討社會經濟型態,最後才以這些為基礎,來說明當時的政治軍事等事件。在他看來,那些在許多歷史著作中著重探討的軍事政治衝突只是地中海地區文明長期發展之中的一個小小的波瀾而已。 他認為歷史可區分為短時段、中時段和長時段,認為歷史學家更重要的是研究長時段的發展,而不是僅去對短時段的政治軍事等事件作詳細研究,而要從數十年的中時段的週期波動的探討中,進一步找出百年甚至數百年以上長時段中,整個文明的發展趨勢以及延續於其中的基本社會經濟文化等結構。1958年,他寫有專文《長時段:歷史和社會科學》,闡明上述觀點。 這種重視長時期的結構的作法,在另一部重要著作中《15至18世紀的物質文明、經濟和資本主義》中也能表現出來,在探討資本主義的發展這個問題時,他不直接從資本主義的表面發展下手,而是在三大卷的著作中,第一卷先探討這幾百年之中,一般人的日常物質生活,其次再一以一卷的分量,探討與一般人生活相關的交換制度、市場制度。進一步在第三卷才開始討論,基於這些超乎日常生活的,以少數大商人經營為主的資本主義式經濟的發展過程。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布勞岱爾年鑑學派菲利浦二世時代的地中海和地中海世界長時段:歷史和社會科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