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絕妙好辭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原文第 4 段 魏武嘗過曹娥碑下,楊脩從,碑背上見題作「黃絹幼婦,外孫齏臼」八字,魏武謂修曰:「 卿解不?」答曰:「解。」魏武曰:「卿未可言,待我思之。」行三十里,魏武乃曰:「吾已得。」令脩別記所知。脩曰:「黃絹,色絲也,於字為絻。幼婦,少女也,於字為妙。外孫,女子也,於字為好。臼,受辛木,於字為辭。所謂『絕妙好辭』也。」魏武亦記之,與脩同,乃歎曰:「我才不及卿,乃覺三十里。」  語譯第 4 段 魏武帝曾從曹娥碑旁經過,楊修陪同。碑的背面題著「黃絹幼婦外孫齏臼」八字。魏武帝對楊修說:「你知道意思嗎?」楊修答道:「知道。」魏武帝說:「你先不要說,等我想想看。」走了三十里,魏武帝說:「我想到了。」就叫楊修把他所知道的另外記下。楊修說:「『黃絹』,是有顏色的絲,從字的角度說,合起來就是『絕』字;『幼婦』是少女,兩字合起來是『妙』字;『外孫』是女兒的兒子,合起來是『好』字;『齏臼』適用來容受辛辣食物的器皿,受辛兩字合起來是『辭』字;這就是所謂『絕妙好辭』的意思。」魏武帝也記了下來,和楊修所記的一樣,便嘆息說:「我的才氣比不上你,竟然差了三十里!」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絕妙好辭魏武帝別記嘗過曹娥未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