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翻譯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唐代憲宗時,顏真卿的外孫韋丹在江西任觀察使,常與隱居在廬山的高僧靈澈上人吟詠唱和。有一天,韋丹派人給靈澈送去一篇新賦的《思歸》:“王事紛紛無暇日,浮生冉冉隻如雲。已為平子歸休計,五老岩前必共君。”意即我已準備辭職,同你一起暢遊在五老峰前。靈澈一笑:他怎舍得辭官?當下也寫了一首詩請來人帶回,詩雲:“年老身閑無外事,麻衣草座亦容身。相逢盡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見一人?”果然,韋丹這個官一直做到五十八歲卒於任上,始終沒有寫過辭職報告,而“相逢盡道休官好,林下何曾見一人”兩句則成為傳誦不輟的名言。宋代孝宗時,有個尚書郎鹿何,年方四十餘就自請退休,回家後在堂上掛了一塊匾,寫“見一”兩字,大家都知道這是“林下何曾見一人”而反用的意思。 從韋丹作秀到鹿何自誇,時隔約三百六七十年,其間以這樣那樣形式主動辭官的肯定不止鹿何“一人”,但是這兩則軼事足可說明官場上自動抽身出局的曆來少見。論其原因,有一條十分重要,那就是:古代“公務員”的許多特權和待遇都與“在職”密切關聯,一旦“辭事”便“榮祿兼謝”。 ..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