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莊子《知北游》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精修 (一)  : 一、完整原文 : 東郭子問於莊子曰:「所謂道,惡乎在?」莊子曰:「無所不在。」東郭子曰:「期而後可。」莊子曰:「在螻蟻。」曰:「何其下邪?」曰:「在稊稗。」曰:「何其愈下邪?」曰:「在瓦甓。」曰:「何其愈甚邪?」曰:「在屎溺。」東郭子不應。 莊子曰:「夫子之問也,固不及質。正獲之問於監市履狶也,每下愈況。汝唯莫必,無乎逃物。至道若是,大言亦然。周遍鹹三者,異名同實,其指一也。嘗相與游乎 無何有之宮,同合而論,無所終窮乎!嘗相與無為乎!澹而靜乎!漠而清乎!調而閒乎!寥已吾志,無往焉而不知其所至,去而來而不知其所止,吾已往來焉而不知 其所終;彷徨乎馮閎,大知入焉而不知其所窮。物物者與物無際,而物有際者,所謂物際者也;不際之際,際之不際者也。謂盈虛衰殺,彼為盈虛非盈虛,彼為衰殺 非衰殺,彼為本末非本末,彼為積散非積散也。」 二、翻譯 : 東郭子向莊子請教說:「人們所說的道,究竟存在於什麼地方 呢?」莊子說:「大道無所不在。」東郭子曰:「必定得指出具體存在的地方才行。」莊子說:「在螻蟻之中。」東郭子說:「怎麼處在這樣低下卑微的地方?」莊子說:「在稻田的稗草裡。」東郭子說:「怎麼越發低下了呢?」莊子說:「在瓦塊磚頭中。」東郭子說:「怎麼越來越低下呢?」莊子說:「在大小便裡。」東郭子聽了後不再吭聲。 莊子說:「先生的提問,本來就沒有觸及道的本質,一個名叫獲的管理市場的官吏向屠夫詢問豬的肥瘦,踩踏豬腿的部位越是往下就越能探知肥瘦的真實情況。你不要只是在某一事物裡尋找道,萬物沒有什麼東西可以逃離開它。『至道』是這樣,最偉大的言論也是這樣。萬物、言論和大道遍及各個角落,它們名稱各異而實質卻是相同,它們的意旨是歸於同一的。讓我們一道遊歷於什麼也沒有的地方,用混同合一的觀點來加以討論,宇宙萬物的變化是沒有窮盡的啊!我們再順應變化無為而處吧!恬淡而又寂靜啊!廣漠而又清虛啊!調諧而又安閒啊!我的心思早已虛空寧寂,不會前往何處也不知道應該去到哪裡,離去以後隨即歸來也從不知道停留的所在,我已在人世來來往往卻並不瞭解哪裡是最後的歸宿;放縱我的思想遨遊在虛曠的境域,大智的人跟大道交融相契而從不瞭解它的終極。造就萬物的道跟萬物本身並無界域之分,而事物之間的界線,就是所謂具體事物的差異;沒有差異的區別,也就是表面存在差異而實質並非有什麼區別。人們所說的盈滿、空虛、衰退、減損,認為是盈滿或空虛而並非真正是盈滿或空虛,認為是衰退或減損而並非真正是衰退或減損,認為是宗本或末節而並非真正是宗本或末節,認為是積聚或離散而並非真正是積聚或離散。」 莊子知道東郭子產生了誤會,便耐心地對他解釋:“您再三追問‘道’存在於什麼地方,但這個問題並不是‘道’的本質。因為我們不可能在某一個具體事物中去尋找‘道’,大道無處不在,萬事萬物都蘊含著‘道’的規則,並無貴賤之別。” 三、意涵 : 莊子的理論說明,世間萬物在生存的意義上都得遵循生存的規律,彼此並無高下尊卑之別。而有些人在生活中往往要刻意去分辨貴賤並分別待之,這只能暴露出自己的淺薄與無知。 【相關網址】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