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藍田縣丞廳壁記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縣丞一職是用以輔佐縣令的,對於一縣的政事沒有什麼不應過問。其下是主薄、尉,主薄和尉才各有專職。縣丞的地位高於主薄、尉,逼近縣令,照例為了避嫌疑而對公事不加可否。在公文發出之前,吏胥懷抱已擬成的案卷,到丞那兒去,卷起前面的內容,用左手夾住,右手摘出紙尾簽名處,象鵝和鴨那樣搖搖擺擺地進來,直立斜視,對縣丞說:“您還要署一下名。”縣丞拿筆望著應由自己署名的位置,謹慎地簽上名字。抬頭望著小吏,問:“可以了嗎?”小吏說:“就這樣。”然後退下。縣丞不敢稍稍瞭解一下公文的內容,茫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官位雖較高,實權和勢力反而在主薄、尉之下。民間諺語列舉閒散多餘的官職,一定說到縣丞,甚至把丞作為相互謾駡的話。設立縣丞一職。難道本意就是如此嗎?博陵人崔斯立,勤學苦練,以積累學問,他的學問包容宏深,境界廣闊,每天都有長進,並且逐步顯露出來。貞元初年,他懷藏本領,在京城與人較量文藝,兩次得中,兩次折服眾人。元和初年。他任大理評事,因為上疏論朝政得失而被貶官,經過兩次遷謫,來到這裏做縣丞。剛到時,他歎息說:“官無大小,只怕自己的能力不能稱職。”在只能閉口無言無所作為的現實面前,他又感慨地說:“丞啊,丞啊,我沒有對不起丞,丞卻對不起我!”於是完全去掉棱角,一概按照舊例,平平庸庸地去做這縣丞。縣丞的辦公處原來刻有一篇壁記,但房屋損壞漏水而遭汙損,已無法閱讀。崔斯立為之換椽易瓦,粉刷牆壁,將前任縣丞的名氏全部寫上。庭院裏有老槐四行,南牆有大竹千株,昂首挺立,好象互不相下,水聲汩汩繞庭階而鳴。斯立把廳屋裏外打掃乾淨,種上兩棵相對的松樹,每日在庭中吟詩。有人問他,他就回答說:“我正有公事,您暫請離開這裏。”考功郎中知制誥韓愈記。 http://tw.knowledge.yahoo.com/question/question?qid=11..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博陵人崔斯立換椽易瓦相互謾駡的話考功郎中知制誥韓愈記藍田縣藍田縣丞廳壁記輔佐縣令閒散多餘的官職丞啊,丞啊,我沒有對不起丞,丞卻對不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