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蘇軾-賈誼論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蘇軾賈誼論 全文   非才之難,所以自用者實難。惜乎,賈生王者之佐,而不能自用其才。夫君子之所取者 遠,則必有所待;所就者大,則必有所忍。古之賢人,皆負可致之才,而卒不能行其萬一者 ,未必皆其時君之罪,或者其自取也。   愚觀賈生之論,如其所言,雖三代何以遠過?得君如漢文,猶且以不用死,然則是天下 無堯舜,終不可有所為耶?仲尼聖人,歷試于天下,苟非大無道之國,皆欲勉強扶持,庶幾 一日得行其道。將之荊州,先之以冉有,申之以子夏。君子之欲得其君,如此之勤也。孟子 去齊,三宿而後出晝,猶曰﹕「王其庶幾召我。」君子之不忍棄其君,如此其厚也。公孫丑 問曰﹕「夫子何為不豫?」孟子曰﹕「方今天下,舍我其誰哉?而吾何為不豫?」君子之愛 其身,如此其至也。夫如此而不用,然後知天下果不足與有為,而可以無憾矣。若賈生者, 非漢文之不能用生,生之不能用漢文也。   夫絳侯親握天子璽而授之文帝,灌嬰連兵數十萬,以決劉、呂之雌雄,又皆高帝之舊將 ,此其君臣相得之分,豈特父子骨肉手足哉?賈生,洛陽之少年,欲使其一朝之間,盡棄其 舊而謀其新,亦已難矣。為賈生者,上得其君,下得其大臣,如絳、灌之屬,優游浸漬而深 交之,使天子不疑,大臣不忌,然後舉天下而唯吾之所欲為,不過十年,可以得志。安有立 談之間,而遽為人痛哭哉!觀其過湘為賦以吊屈原,紆鬱憤悶,趯然有遠舉之志。其後卒以 自傷哭泣,至于夭絕,是亦不善處窮者也。夫謀之一不見用,則安知終不復用也?不知默默 以待其變,而自殘至此。嗚呼!賈生志大而量小,才有餘而識不足也。   古之人,有高世之才,必有遺俗之累。是故非聰明睿智不惑之主,則不能全其用。古今 稱苻堅得王猛于草茅之中,一朝盡斥去其舊臣而與之謀。彼其匹夫略有天下之半,其以此哉 !愚深悲生之志,故備論之。亦使人君得如賈生之臣,則知其有狷介之操,一不見用,則憂 傷病沮,不能復振。而為賈生者,亦謹其所發哉! 翻譯 不是才能難得,而是自己把才能施展出來實在困難。可惜啊,賈誼是輔佐帝王的人才,卻未能施展自己的才能。 君子要想達到長遠的目標,則一定要等待時機;要想成就偉大的功業,則一定要能夠忍耐。古代的賢能之士,都有建功立業的才能,但有些人最終未能施展其才能於萬一,未必都是當時君王的過錯,也許是他們自己造成的。 我 看賈誼的議論,照他所說的規劃目標,即使夏、商、周三代的成就又怎能遠遠地超過它?遇到像漢文帝這樣的明君,尚且因未能盡才而郁郁死去,照這樣說起來,如 果天下沒有堯、舜那樣的聖君,就終身不能有所作為了嗎?孔子是聖人,曾周游天下,只要不是極端無道的國家,他都想勉力扶助,希望終有一天能實踐他的政治主 張。將到楚國時,先派冉有去接洽,再派子夏去聯絡。君子要想得到國君的重用,就是這樣的殷切。孟子離開齊國時,在晝地住了三夜才出走,還說:“齊宣王大概 會召見我的。”君子不忍心別離他的國君,感情是這樣的深厚。公孫醜向孟子問道:“先生為什麼不高興?”孟子回答:“當今世界上(治國平天下的人才),除了 我還有誰呢?我為什麼要不高興?”君子愛惜自己是這樣的無微不至。如果做到了這樣,還是得不到施展,那麼就應當明白世上果真已沒有一個可以共圖大業的君主 了,也就可以沒有遺憾了。像賈誼這樣的人,不是漢文帝不重用他,而是賈誼不能利用漢文帝來施展自己的政治抱負啊。   周勃曾親手持著皇帝的印璽獻給漢文帝,灌嬰曾聯合數十萬兵力,決定過呂、劉兩家勝敗的命運,他們又都是漢高祖的舊部,他們這種君臣遇合的深厚情分,哪裡只 是父子骨肉之間的感情所能比擬的呢?賈誼不過是洛陽的一個青年,要想使漢文帝在一朝一夕之間,就全部棄舊圖新,也真太難了。作為賈誼這樣的人,應該上面取 得皇帝的信任,下面取得大臣的支持,對於周勃、灌嬰之類的大臣,要從容地、逐漸地、感情深厚地結交他們,使得天子不疑慮,大臣不猜忌,這樣以後,整個國家 就會按我的主張去治理了。不出十年,就可以實現自己的理想。怎麼能在頃刻之間就突然對人痛哭起來呢?看他路過湘江時作賦憑吊屈原,心緒紊亂,十分憂郁憤 悶,大有遠走高飛、悄然退隱之意。此後,終因經常感傷哭泣,以至於短命早死,這也真是個不善於身處逆境的人。謀略一旦不被采用,怎麼知道就永遠不再被采用 呢?不知道默默地等待形勢的變化,而自我摧殘到如此地步。唉,賈誼真是志向遠大而氣量狹小,才力有余而識見不足。古人有出類拔萃的才能,必然會不合時宜而 招致困境,這就是..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賈生賈生志大而量小賈誼賈誼論不善處窮者也不能自用其才孟子志大而量小才有餘而識不足有高世之才,必有遺俗之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