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蝶戀花---歐陽修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蝶戀花---歐陽修 庭院深深深幾許? 楊柳堆煙,  廉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  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  門掩黃昏,  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花不語,  亂紅飛過鞦韆去。 此首寫閨情,層深而渾成,深沈細膩地表現了閨中思婦複雜的內心感受,是閨怨詞中傳誦千古的名作。 首三句,但寫一華麗之深院,而人之矜貴可知。 「玉勒」兩句,寫行人遊冶不歸,一則深院凝愁,一則章台馳騁,兩句射照,哀樂畢見。 雨橫風狂,催送著殘春,也催送女主人公的芳年。她想挽留住春天,但風雨無情,留春不住。於是她感到無奈:「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只好把感情寄託到命運同她一樣的花上。這兩句包含著無限的傷春之感。 「淚眼」兩句,毛稚黃釋之曰:『因「花」而有「淚」,此一層意也。因「淚」「而\"問花」,此一層意也。「花」竟「不語」,此一層意也。不但不語且又「亂」落「飛過秋千」,此一層意也。人愈傷心「花」愈惱人,語愈淺而意愈入,又絕無刻畫費力之跡,謂非層深而渾成耶。』觀毛氏此言,可悟其妙。 歐陽修(1007-1072),字永叔,自號醉翁,晚號六一居士,廬陵(今江西吉安市)人。宋仁宗朝進士,官至參知政事。他是北宋提倡古文的著名散文家,與宋祁合修《新唐書》,並獨力完成《新五代史》。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蝶戀花歐陽修樓高不見章台路淚眼問花花不語玉勒雕鞍遊冶處閨情傷春之感庭院深深深幾許感情寄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