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行行重行行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行行重行行   行行重行行,與君生別離。相去萬餘里,各在天一涯。道路阻且長,會面安可知?胡馬依北風,越鳥巢南枝。相去日已遠,衣帶日已緩。浮雲蔽白日,遊子不顧返。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棄捐勿復道,努力加餐飯!       語譯   走了一程又一程,和你生離作死別。此去道路相距數萬里,彼此各在天的一方。道路艱險而且遙遠,誰知哪天能再相見呢?到南方來的胡馬還依戀北風,去北方的越鳥也會在朝南的樹枝築巢。我們分別已經很久,因為思念我的衣帶一天比一天寬鬆。也許你是被新事物所迷戀   ,就好像浮雲遮蔽了光亮的太陽,而不想返回故鄉。思念使我衰老得很快,轉眼間已到年華老去,究竟還要等到何時。暫且撇開這些不談,希望你努力加餐保重身體!       賞析   這一首以思婦自敘的口吻,委婉真切地抒發了家居妻子對遠行丈夫的懷念。前二句寫分別時的情景,丈夫出門遠行,妻子一定是送了一程又一程。第三至八句寫夫妻別後兩地相距之遙遠,詩中「胡馬」指產於北方的馬,「越鳥」指產於南方的鳥,均用以比喻人對鄉土的愛戀。第九、十句寫衣帶日漸寬鬆,暗示久別與長期相思之苦。第十一、十二句寫思婦因相思之深而產生的疑慮。末兩句則是以思婦自我寬慰的話作結。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行行重行行思婦棄捐勿復道浮雲胡馬越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