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袁宏道〈晚遊六橋待月記〉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然杭人遊湖,止午未申三時;其實湖光染翠之工,山嵐設色之妙,皆在朝日始出,夕舂未下,始極其濃媚。月景尤不可言,花態柳情,山容水意,別是一種趣味。此樂留與山僧遊客受用,安可為俗士道哉!   末段旨在寫西湖的月夜最美,然而杭人遊湖未抓住其妙。杭人只知道在午未申三時遊湖,而作者卻認為朝夕之景與月夜才是極其濃媚的時候,在這裡,又再一次呈現了作者以自己的角度,來欣賞美的事物,不拘格套。而整篇文章名為「待月」,好不容易在末段出現了月夜,讀者正期待月夜會是如何 精彩時,作者卻只用「花態柳情,山容水意,別是一種趣味」一筆帶過,近乎高潮之時,又如此的嘎然而止,也許一開始會令讀者心生失望,但如果再仔細品味,其實這樣的筆法就像是吃完了大魚大肉般的第二段,正稍覺油膩時,最後一段就體貼的遞上了一杯熱茶,淡雅清香,餘韻悠悠。然而文中始終沒有提及等待月夜的心情與景色,然而在始終沒有提及的情況下,反而讓讀者不斷「等待月夜」,這樣點題的手法,不正是「別有一種趣味」嗎?同時也讓人有著坐而想像,不如起身而往之的心動。

想要觀看完整全文,請先登入


關鍵字:月景朝日始出,夕舂未下未申三時杭人遊湖湖光染翠之工濃媚花態柳情袁宏道西湖不如起身而往